Bitcoin Forum
October 18, 2017, 09:02:32 PM *
News: Latest stable version of Bitcoin Core: 0.15.0.1  [Torrent]. (New!)
 
   Home   Help Search Donate Login Register  
Pages: [1]
  Print  
Author Topic: 陈满疑在“总裁班”接触虚拟货币 投资百万无法提现  (Read 119 times)
weisonghypsp291
Sr.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308



View Profile
February 27, 2017, 01:01:28 PM
 #1



饭桌上,陈满(右)基本不说话。



连山回锅,是陈满最爱吃的菜。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唐金龙刘虎 肖茹丹李智杨尚智摄影报道

2月25日上午10点,距离陈满疑似陷入维卡币投资骗局消息传出,已经过去24小时。家里来了许多人,有记者也有来劝说陈满的朋友,平时和气的陈满变得有些烦躁,不愿意多说话。当有人谈到投资的时候,他依然坚称并未上当,然后,就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确认陈满已经投资上百万后,母亲王众一一夜都没睡好。大哥陈忆一直主张报警,但母亲看到陈满的态度,考虑到儿子向来倔强,害怕把他逼得太急,想再给陈满一些时间想一想。

当天下午,家人发现陈满开通的六个维卡币账户,100多万资金都不能提现。曾经帮助陈满走出冤狱的王万琼律师和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 (微博)都表示将继续帮助陈满。曾同样遭遇过冤案获得国家赔偿的罗开友,则托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给陈满带句话:“尽快报警,别乱投资,做点小生意,过点安稳日子。”

晚饭时,一盘回锅肉让一直有些固执的陈满和旁人聊了起来。他说,今天将赶往成都和徐教授聊聊。

陈满家的一天

上午10点

同学无奈

陈满依然不愿报警同学一气之下走了

听说陈满花百万投资了维卡币,过去的同学姚军感到痛心还有些生气,“给他说了很多次,喊他不要投钱,他不听,还悄悄投了上百万。”在陈满蒙冤入狱期间,姚军一直陪着陈满的家人奔走。上午10点过,姚军来到陈满家里,想要劝劝陈满,让他赶紧清醒过来,去报警。

姚军说,去年的同学聚会中,陈满也会和同学说创业、投资之类的事情。他说了两个项目,一个是维卡币,一个是日化洗涤用品。对于这两个项目,同学们都认为,和他参加总裁班培训一样,都不靠谱。

陈满的大哥陈忆说,当时去参加学习班,大家开始都认为是个好事情,“去学习学习,开拓眼界和思维嘛。哪晓得学习班里就被人洗脑了。”

当姚军和陈满聊起投资的时候,陈满不愿意多谈,只说自己的投资没问题。谈话,时不时就会陷入沉默。近1小时的劝说中,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不愿报警。

姚军看到劝说没有效果,无奈离去,走的时候说:“打他一顿的心都有了。”

下午4点

一再沉默

6个账户的维卡币提不了现陈满变得更加沉默

当天下午,为了弄清楚陈满投资的资金流向和投资交易情况,陈忆跟在银行工作的朋友打招呼,请她过来帮忙看看。

朋友打开陈满的电脑,发现陈满的维卡币投资交易平台有多个账户。

“满哥,你连电脑都没耍转,就开始玩这类网络虚拟货币了,你是咋想的?”银行朋友问陈满。

陈满说,人家给他讲解了,他学习新事物的能力强,很快就学会了,操作没有问题。陈忆还是不放心,就让陈满操作一下,看看钱还在不在。

陈忆说,确实看到陈满的账户里有钱,也有很多维卡币,总共有6个账户,资金100多万。

下午4点过,银行朋友在陈满的辅助下试图将维卡币卖了提现,每一个账户都可以操作,但到最后一步“提现”就操作不了。

“说不定你的钱都被别人给你用了。”听到大哥这句话,陈满嘟囔着说:“肯定没得问题”

随后,陈满变得更加沉默。

下午6点

大哥伤心

大哥走出家门静静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当天下午,家里来的人越来越多,陈忆走出家门,想找个地方静一静。

在城里的一个茶馆里,陈忆谈起了24日晚上的情况,眼泪,一直在他眼睛里打转。

24日晚上9点过,陈满回到家后,母亲和陈忆一直劝陈满报警。陈满执意不肯吐露投资的详情,陈忆狠狠批评了陈满一通,不想自己血压突然升高,只能独自走进了卧室。“几乎一夜未眠,闭上眼睛就做噩梦。”

谈到陈满的固执,陈忆很伤心。“这些钱的代价是弟弟20多年的自由,家里一直都没有过问,相信他能够处理好,哪想到投了100多万,还执迷不悟。”叹息过后,太过疲倦,陈忆靠着茶馆的沙发睡着了。

25日下午6点,陈满的大嫂也从绵阳赶回来,“本来以为一家人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没想到陈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大嫂的印象中,陈满的变化是从到成都参加总裁班后发生的,每天回到家中,谈的都是关于投资、创业,家人也不太懂,于是陈满就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他拿到国家赔偿款后,父亲就跟他说不能把钱拿去投资和经商,父亲临终前也再次跟他说不能经商,他还是忘了。”

晚上7点

气氛缓和

一盘回锅肉让陈满开口两名恩人表示将继续帮助

晚上7点,陈满和记者一起吃晚餐。饭桌上,陈满基本不说话,直到一盘回锅肉端上来。

一盘连山回锅肉,一片肉有巴掌大小,他招呼大家尝尝。

大家一下子把话匣子拉到了他出狱的时候,他当时说最想吃的是家乡的回锅肉。

饭桌上,没有人提起他投资的事情,他也很少说话,陈满吃得很快,吃完后直接起身把账结了。

饭后,陈满说,今天要去成都见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想听听徐教授的建议。徐教授是陈满当年蒙冤入狱后,“洗冤行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在陈满眼中,徐教授和王万琼律师都是恩人。

25日,记者联系上徐教授,徐教授表示会专门见见陈满,愿意协调法律界的人士帮助陈满维权,建议陈满尽快报警。王万琼律师也表示,会一直关注此事,想办法继续帮助陈满。

记者调查/

陈满投资的公司大门紧闭

25日,记者走访了陈满投资的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点和办公地点。注册地址的一套公寓已于去年7月中旬出售,而位于三圣乡的办公地点大门紧闭。据了解,成都市锦江区公安分局三圣乡派出所曾介入了解此事,但警方表示,必须接到报警后,才能正式介入调查。

根据资料,记者拨通了法定代表人田某电话,电话中的男子称“打错了”,随即挂断,之后该电话无人接听。

租期5年 不知房客具体在干什么

随后,记者来到洗面桥街的注册地址。这里早已换了主人,房主陈女士介绍,去年7月中旬,她从一位邵(音)姓男子手中购买了此房,“此前好像是租给一家搞装修的。”陈女士说,她并不认识田某。

25日下午,三圣乡驸马村一处白色小别墅大门紧闭,这里就是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这栋别墅有两层楼,前面有一片空地,空地被栅栏围起来,一道木质大门插上了门闩。

自称是该栋别墅主人的贺女士说,去年10月,对方将两层别墅一起租用,合同长达5年,每年租金6.5万。“合同签订后,房子就被围起来了,不清楚房客具体在做什么。”

陈满疑在总裁班接触维卡币

记者调查了解到,陈满在成都参加的“总裁培训班”,对注册用户区分为两种,对于学生,需要登记学校、入学时间和毕业时间;对于成年人,需要登记个人职位和所属公司。注册成功后,官网会推荐10多位“人脉”,这些人脉均带有“总裁、经理、总监”标签。

记者输入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田某某的名字,发现田某某正是该网的会员。在其主页的自我介绍中,写着“总裁——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位置为“中国·四川·成都”,但没有头像照片。从这些情况看,陈满应是在“总裁班”培训期间接触到了维卡币。

一位培训行业人士表示,类似总裁培训班收费较高,一般都是两三万,因为讲课老师很多是名校请来的。不收费的培训班,都会夹杂广告,投资人要慎之又慎。

行业揭秘/

维卡币被默认为传销崩溃是迟早的事

什么是维卡币?这个于2014年诞生的号称“第二代比特币”的虚拟货币,恶评如潮。业内人士透露,维卡币在虚拟货币中已经被默认为传销。

广州市民刘女士说,在朋友的推荐下,她于2014年买入价值近4万元的维卡币,目前交易平台已经关闭,要等到明年才能重新开通,“相当于钱被冻结了。”

比特币资深玩家王龙(化名)说,维卡币利用宣传和境外搞活动,装得很‘高大上’,再通过高回报率和熟人拉拢,实际上构成一个庞大的传销体系。

虽然维卡币标榜为比特币二代,做法上却有很多差异。比特币无需入会费、挖矿源代码公开、不存在‘拉人头’式的营销,这三点维卡币都没做到。其中,最关键的挖矿源代码,维卡币一直故作神秘不愿公开,这也让投资者失去了信心。“比特币的代码是公开的,总量只有2100万枚,但维卡币是平台想发行多少就发行多少,所以最终只能是击鼓传花式地找下家。”

事实上,2009年比特币出现后,国内涌现了各类“虚拟货币”上百种,包括百川币、摩根币、贝塔币、马克币、暗黑币、克拉币、华强币等。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都有一个显著特征,都是打着创新的幌子,许以用户高额的回报,实则传销骗局。

西南财大经济学院副教授刘璐说,这类虚拟货币让他想起了本世纪初火遍大陆的游戏“传奇”。“当时游戏特别火,游戏里面的金钱货币甚至已经和现实中的货币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汇率体系。后来私服出现,游戏中的金钱可以随意增发,原来的“汇率体系”便崩溃了。这些可以肆意增发的虚拟货币就如同当年游戏中的私服,没有任何价值,崩溃是迟早的事。

国家赔偿怎么花?

钱仁风:支出超过1万会让侄儿和律师评估

陈满疑似受骗的消息引起不少网友关注,其中也包括曾经有类似经历的罗开友、钱仁风等。

1989年,罗开友前妻下落不明,从部队回家探亲的罗开友被指杀死李培香,被警方收审21个月,因证据不足释放,随后他得到147万赔偿款。“拿到钱之后,我做了详细规划,一部分用于还账,一部分只做了一个小投资,用在药店和诊所上,现在诊所生意不错。”

另一位冤假错案受害者钱仁风告诉记者,在拿到172.3万赔偿款后,还掉了70多万外债,目前剩下的100万正在考虑买房,“现在都存进了银行,只要支出超过1万,我就会给侄儿和律师打电话,请他们评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ages: [1]
  Print  
 
Jump to: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