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Forum
December 16, 2017, 07:22:08 PM *
News: Latest stable version of Bitcoin Core: 0.15.1  [Torrent].
 
   Home   Help Search Donate Login Register  
Pages: [1] 2 »  All
  Print  
Author Topic: 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  (Read 2187 times)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1, 2015, 07:43:33 PM
 #1

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2日 转载)
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

   
——纪念“六四”惨案二十六周年

   
天安门母亲

   
    上一世纪末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是,这场惨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惨案的死难者依然含冤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在以往漫长的二十年里,即从上个世纪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都要秉笔直书,致函“两代会”及国家领导人,声明八九天安门流血惨案,不是政府行为的失当,而是政府对人民的犯罪。我们要求公开、公正地解决“六四”问题,要求就“六四”遗留问题与政府方面协商、对话。为此我们提出三项诉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名单和死者人数;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然而,上述要求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回想起上一个世纪,中国无辜死亡了很多人,仅中共统治下就惨死了八千万(也有说六千万)。上个世纪50年代,有一个“土改、镇反”,打死、杀害了很多人;50年代末60年代初,有一个“大跃进”(实则为“大饥荒”),又活活饿死了很多人;60年代至70年代,有一个全国性动乱的“十年文革”,自杀、他杀了很多人。一直到了世纪末,还发生了一起八九“六四”流血惨案,这是全副武装的野战军开进北京城对学生和市民实行的最残忍的大屠杀,用机枪扫射、用坦克碾压自己的同胞。究竟死了多少人?至今还严严实实地掩盖着。
   
    “六四”流血事件过后,我们从亲人倒下的地方站立起来,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到一批又一批聚拢来,逐渐形成了“天安门母亲”群体。我们在漫漫长夜般的黑暗中,抗争,失败,再抗争,再失败······但我们没有停步,没有歇息;每一次失败之后不是绝望和气馁,不是退缩和溃散,而是继续向前走,吸引更多同命运者向着我们的群体走来。
   
    2014年“六四”二十五周年是个坎儿,“天安门母亲”从整体上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密监控和打压。原先,大家有个约定,自“六四”十周年祭开始,每逢五、十周年之际,在京的难属都要举行“六四”受难者集体祭奠仪式。我们都会带着已故亲人的遗像,聚集在某户难属家中,供上鲜花,焚香点烛,播放哀乐,洒酒哭祭,以此抒发悲情,安抚亡灵。
   
    1999年“六四”十周年,我们在便衣警察严密监控下祭奠成了;
   
    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尽管那年三月遭受了“文化衫事件”的不白之冤,但还是在便衣警察警戒下祭奠成了;
   
    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除了丁子霖夫妇被国安软禁在家不得参加外,其他难属排除干扰毕竟也祭奠成了。
   
    2014年是“六四”惨案二十五周年,我们本来决定五月十六日仍在难属家中举行集体祭奠仪式。然而,自四月清明节之后起至六月十日左右,在京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绝大部分成员都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辖区派出所、社区居委会上门“谈话”,家门口被设岗,外出被跟踪盯梢······这样,原拟举行的集体祭奠,遂胎死腹中,连每年的“六四”祭文在“二十五周年”之际也未能发出。更有甚者,当局对我们之中有的成员还进行了变相抄家:由北京市公安局出面找难属“谈话”,从早到晚一整天,直至逼迫其“自动”交出家中电脑里所有存件才罢休。丁子霖夫妇则自五月四日至六月五日被北京国安软禁在外地不得返京,以致他们自1989年以来第一次未能在亡儿冥诞(六月二日)及忌日(六月三日)陪伴其灵前(其亡儿遗骨一直置放在家中),更不用说在家中为亡儿祭奠了。
   
    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监控并没有随着“六四”二十五周年过去而停止,而是转入了“新常态”,甚至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在这之前,他们一般通过窃听“天安门母亲”一些主要成员的电话、手机掌握情况,采取措施;然而,自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居然把窃听器置入“天安门母亲”某成员家里,当难属们为共同关心的事情议论纷纷时,他们就直接录下各人谈话的内容,包括当场宣读的文件讨论稿也不放过,然后随即采取威吓措施。对于这种卑劣做法,难属们义愤填膺,纷纷予以谴责。
   
    杀了你的亲人,不给任何交代;你要公道,没有!只有迫害和监控,封住你的嘴,而且越演越烈!
   
    今年三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代会记者招待会上说:“对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这是就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的那场侵略战争说的。当年日本人给中国造成了天大的灾难,今天日本政府的领导人理应担负起前人罪行带来的历史责任;那么,同样道理,当年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在自己国家里犯下的一系列人为的乃至杀人的罪行,他们的后继者是否也要担负起由此带来的历史责任呢?这是确定无疑、不可移易的。这就叫做“坚持正确的历史观,以史为鉴”。国人将拭目以待。
   
    不能采取强制性遗忘:凡是对我有利的,就记住;凡是对我有害的,就忘掉。中国从“六四”至今的几届领导人,他们的思维定势,都是对“六四”采取了选择性遗忘。我们要明白无误地告诉今天的领导人:靠强权采取选择性遗忘,只能得逞于一时,人们的噤若寒蝉也不可能维持多久。欠债总是要还的,既躲不过,也赖不掉。
   
    中国政府自从八九“六四”以后的隐瞒和欺骗,使整个社会变成一个空壳,社会的每个角落被一种到处弥漫着的晦暗、冷漠、绝望、堕落所笼罩,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诚信,没有羞耻,没有敬畏,没有忏悔,没有宽容,没有责任,没有同情,没有爱······尤其是“六四”后的青少年,他们从书报杂志上、从网络媒体上,看不到“六四”,看不到“六四”死难者,看不到“六四”死难者亲属,看不到“天安门母亲”,以至于使得整个“六四”这段历史在他们那里成为一片空白。这究竟是谁之过?!
   
    不要忘了今朝是何年——为何人们要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要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为何台湾每年都要纪念“二二八”镇压事件,韩国每年要纪念“光州屠杀”事件。试问:哪一年,哪一天,中国也将纪念土改、镇反中惨死的无辜者;纪念大饥荒中饿死的平民百姓;纪念“十年文革”中遭虐待、迫害致死的中国公民;纪念“六四”大屠杀中的死难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签名者:
   
    尤维洁 郭丽英 张彦秋 吴丽虹 尹 敏 郝义传 祝枝弟 叶向荣 徐 珏 丁子霖 蒋培坤 张先玲 王范地 周淑庄 李雪文 钱普泰 吴定富 宋秀玲 孙承康 于 清 孙 宁 黄金平 孟淑英 袁淑敏 王广明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树森 杨大榕 贺田凤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王文华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王 连 管卫东 高 婕 刘淑琴 王双兰 孙珊萍 张振霞 刘天媛 黄定英 熊 辉 张彩凤 何瑞田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李显远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齐国香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齐志英 方桂珍 雷 勇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郭达显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穆怀兰 王争强 宁书平 曹云兰 隋立松 林武云 冯淑兰 付媛媛 孙淑芳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奚永顺 肖宗友 乔秀兰 陆燕京 李浩泉 赖运迪 周小姣 周运姣 陈永朝 陈永邦 刘永亮 张景利 孙海文 王海林 陆三宝(共129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 杨银山 王培靖 袁可志 潘木治 萧昌宜 轧伟林 刘建兰 索秀女 杨子明 程淑珍 杜东旭 张桂荣 赵廷杰 陆马生(共37人)
   
    天安门母亲服务团队集体讨论 丁子霖 蒋培坤执笔
   
    2015年6月1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8期 2015年5月29日—2015年6月11日) (博讯 boxun.com)
1630352
Advertised sites are not endorsed by the Bitcoin Forum. They may be unsafe, untrustworthy, or illegal in your jurisdiction. Advertise here.
1513452128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Posts: 1513452128

View Profile Personal Message (Offline)

Ignore
1513452128
Reply with quote  #2

1513452128
Report to moderator
1513452128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Posts: 1513452128

View Profile Personal Message (Offline)

Ignore
1513452128
Reply with quote  #2

1513452128
Report to moderator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2, 2015, 05:48:37 AM
 #2

向伟大的天安门母亲群体致以最崇高敬意!!!!!!!!!!!!!!!!!!!!!!!!!!!!!!!!!!!!!!!!!!!!!!!!!!!!!!!!!!!!!!!!!!!!!!!!!!!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2, 2015, 08:17:40 PM
 #3

天安门母亲群体发布六四声明(中国人权网站截图)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2, 2015, 08:19:01 PM
 #4

天安门母亲群体促中国领导人承担历史责任(中国人权网站截图)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3, 2015, 06:54:52 PM
 #5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丁子霖等人发起的聯同一群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遇害者的母亲组成的,要求中国共产党平反八九民运的组织。呼籲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及向死傷者家屬和公開道歉,这一组织及其成员常受到有中共有关当局的阻挠与刁难,包括不可公開悼念「六四」遇害親人等。[1]

目录
目的
阻挠
活动情况
政府打压
参考文献
外部連結
參見
目的


http://zh.m.wikipedia.org/zh/天安门母亲运动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3, 2015, 07:43:48 PM
 #6

目的

这一运动在2000年正式展开,其要求是:

死难者家属有权公开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亲人;
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有权接受各界人道援助款;
停止迫害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和死难者家属;
释放所有因八九民运被捕现仍在押的政治犯;
公开六四真相,追究事件责任。




阻挠

丁子霖、张先玲(失去了19岁的儿子)和黄金平(失去了30岁的丈夫)在2004年3月被拘捕。当局最初否认此事,但之后表示她们「参与了外国势力支持的非法活动」。她们在那星期末获释放,但直到六四事件15周年前夕都受到严密监视。她们的支持者称她们遭到了软禁。她们的电话被监听,还被要求不得与其他活跃分子、外地传媒和人权组织通话。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4, 2015, 12:07:09 PM
 #7

活动情况

2007年8月,缅甸爆发反軍政府示威。9月29日,天安门母亲的丁子霖、张先玲等127人,发表声明,“她们作为1989年北京六四惨案死难者的亲属,一直关注缅甸的事态发展,深切同情死难者及其亲属,愤怒谴责军政府暴行,并警告其立即住手。” 她们表示,“像六四那样的血腥屠杀再也不能在中国以及世界任何地方发生。她们并正告中国政府,在缅甸问题上放弃暧昧态度和看似不偏不倚的虚伪表态,而要站在正义立场对暴政进行严正制裁和谴责,并与国际社会合作在缅甸危机中发挥正面的大国影响力。” 同时,天安门母亲要求缅甸军政府立即放弃暴力,恢复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的自由,开放新闻,解除压制,启动民主,达成全民和解。



政府打压

2010年12月16日,“天安门母亲”发表声明,现在在老家无锡居住的丁子霖夫妇与外界失去联络。自10月份诺贝尔和平奖公布,他们的电话、手机和互联网通讯都被中断。声明要求政府当局,撤销软禁,恢复他们的公民权利,让他们回北京治病。[2]

参考文献

^ 天安門母親運動致習近平公開信, 民主中国 - 2008年7月8日
^ “天安门母亲”发声明抗议政府限制丁子霖夫妇通讯自由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4, 2015, 07:42:40 PM
 #8

长平观察:让母亲走上广场
听了“五月广场母亲”成员的演讲之后,时评人长平认为,让“天安门母亲”走上广场,中国才有未来。
 
“五月广场母亲”成员之一:维拉·亚拉赫(Vera Jarach)
(德国之声中文网)“就像爬一座高山,你用尽全身力气,仍然觉得越来越艰难。然而,当你抬起头来,却发现万千景象,尽在眼前。”5月29日,当阿根廷“五月广场母亲”(Madres de Plaza de Mayo)成员、87岁的维拉·亚拉赫(Vera Jarach)在巴西圣保罗第十四届国际人权论坛上分享抗争经验时,她并不知道中国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正在起草一份声明,控诉中共当局愈演愈烈的政治迫害——她们几乎走到了绝境,眼前仍是浓厚的雾霾。
亚拉赫的演讲激情而又朴实,仿佛吟唱着一首抗争者的生命之歌。我一边听着,一边想到了仍然在黑暗中坚持抗争的"天安门母亲"。两天以后,我读到了她们发表的"六四"二十六周年纪念告示。正如她们所说,"六四"真相至今未能大白于天下,不仅是中国的耻辱,也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不再悄然饮泣,而是现身抗争
亚拉赫和其他"五月广场母亲"成员一样,经历了漫长的痛苦和恐惧。1976年至1983年,阿根廷军人独裁统治者魏地拉政府,同样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同样以"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让大约3万名左派知识分子、学生、记者和工人"失踪"--也就是政治迫害和谋杀,被称为"肮脏战争"。亚拉赫的女儿也遭到绑架和杀害。
1977年4月30日,一群女人出现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政治活动中心五月广场上。她们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但是分享着同样的悲痛:至少有一个孩子"被失踪"。她们彼此联系,互相倾诉,产生了勇气和力量,决定不再悄然饮泣,而是现身抗争。从此以后,每周四她们都绕着五月广场转圈。她们的要求非常简单:我们的孩子在哪里?让他们活着回来!
 
随即她们意识到,杀害她们孩子的不仅是那些卑鄙的便衣警察,更是独裁者和他维持的制度,也是全世界对专制统治的麻木不仁。因此她们提出了全球性的人权主张,迅速吸引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二十多年以后,中国出现了"天安门母亲"团体。她们是"六四"镇压死难者母亲或者妻子,对中共政权提出"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名单和死者人数;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




"惩治所有反人类罪行的责任者"
独裁者丧心病狂。 1977年12月10日,在刊登了一则写满失踪者姓名的报纸广告之后,五月广场母亲运动的始创者安祖森娜曃律幔ˋzucena Villaflor de De Vincenti)和另外两位母亲也被失踪。直到2005年,她们的尸骨才在一个海滩被发现和确认。军政府也采用精神辱骂,称她们为"疯女人"。母亲们没有被吓倒。她们发现了团结的力量,也发现了女人可以追寻公正、改变世界的机会。军政府改变策略,承认有9000人"失踪",并愿意继续清查其余人数。五月广场母亲要求政府对3万失踪者尽皆负责。1983年,军政权走到它的末日。随后的民选政府宣布对独裁政府的高官进行审判。

尽管五月广场母亲群体后来分化成意见不同的两派,尽管她们在一些国际事件上发表了争议观点,但是她们的抗争在人类人权历史上功勋卓著。她们办起了报纸、电台和书店,后来还办起了"民间大学",鼓励批判精神,弘扬抗争文化,成为整个南美民权运动的先驱。
1981年,五月广场母亲和祖母团体发起"抵抗散步",要求尊重普遍人权,惩治所有反人类罪行的责任者。1982年,阿根廷政府与英国开战,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五月广场母亲喊出了"马岛是阿根廷的,失踪者也是"的反战口号。
"使整个社会变成一个空壳"

而在中国,天安门母亲受到日益严酷的打压。她们在告示中说,自"六四"十周年开始,每逢五、十周年之际,在北京的难属都要举行"六四"受难者集体祭奠仪式。此前虽然屡遭骚扰,但是都能完成祭奠。去年二十五周年之际,她们遭到空前阻挠,却未能祭奠,而且严密监督成为"新常态"。天安门母亲回顾历史说,自中共统治以来,"土改、镇反"、"大跃进"("大饥荒")、"文革",一直到 "六四",血案不断,冤魂遍野。她们引用总理李克强要求日本领导人为前人罪行承担历史责任的说法,要求中共领导人也能反躬自省。
 
在告示中,天安门母亲看见中国政府自从"六四"以后的隐瞒和欺骗,"使整个社会变成一个空壳,社会的每个角落被一种到处弥漫着的晦暗、冷漠、绝望、堕落所笼罩,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诚信,没有羞耻,没有敬畏,没有忏悔,没有宽容,没有责任,没有同情,没有爱……"



尊严、自由和未来
2011年9月1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2010年乌弗埃-博瓦尼和平奖颁发给五月广场母亲和祖母团体,表彰她们三十余年为人权、为正义、为和平做出的持续努力。
今年3月26日,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宣布发行新的百元比索纸币,纸币采用新的图案,一面是五月广场母亲标志性的头像及头巾,另一面是她们的儿女,那些专制政权的异议人士的“遗传密码标识”。
阿根廷作家胡里奥•科塔萨尔称颂道:“五月广场母亲们为我们树立了令人尊敬的榜样,这个立在那里的榜样就是人们所说的尊严、自由,尤其是——未来。”
亚拉赫的演讲赢得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一位来自中国的与会朋友拍下这个场景,并与亚拉赫合影留念。后来她对我说,当时她也想到了天安门母亲运动和中国的未来。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5, 05:57:41 AM
 #9

纪念六四,血债血还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5, 10:34:54 AM
 #10

人类反抗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反抗遗忘的斗争。 ~~ 米兰•昆德拉
msc_de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70



View Profile
June 06, 2015, 10:36:16 PM
 #11

坚决抵制五毛党发帖刷屏
让正义之声顶到第一页去
liyueyue8964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68


View Profile
June 03, 2016, 12:04:38 AM
 #12

看看  Roll Eyes
liyueyue8964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68


View Profile
June 04, 2016, 01:45:57 PM
 #13

䆁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liyueyue8964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68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08:48:36 AM
 #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HtPHV6ESjQ

中国年轻一代谈“六四”
xdsafvsdv45
Newbie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4

mmm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09:58:50 AM
 #15

我还是首次听说这个事件

mmm普通会员
qq1191618694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70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10:20:30 AM
 #16

长见识了啊...
dassa556
Newbie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4

mmm


View Profile WWW
June 05, 2016, 11:01:06 AM
 #17

太可怕了

mmm普通会员
dazhutou9
Newbie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22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11:53:56 AM
 #18

谁叫中国就只有这一个党执政呢!一家独大没好事

★☆★ 777Coin - The Exciting Bitcoin Casino! ★☆★
liyueyue8964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68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01:46:09 PM
 #19

自由世界的中国留学生们,怎样看六四?

27年前的今天,北京清晨一片血色,27年过去,我们距离「历史无感」还有多远?

影像六四周年2016-06-04 端传媒制作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604-64video/

27年前的今天,彻夜惊惶无眠的北京,清晨是血色的。 27年过去,在陆续逝去和接力更替的中国世代之间,那年的广场和枪声的缘由与后遗,如今知多少?
我们在伦敦、纽约、台北、香港的大学校园随机采访了超过30名中国大陆留学生,想知道这些已经离开言论封锁,到达资讯自由世界的年轻人,是不是知道自己出生前后不久发生的六四事件,他们怎么理解这件事,怎么看待北京政府在当时的行为,如果他们是当年的大学生会不会参加运动……

在受访的同学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不知道六四,或者了解非常模糊、有限。即便已经生活在中国大陆以外,他们中仍有相当一部分要求不出镜,或者拒绝直接评论北京当局当年的决定。对历史事实“听说过”“不了解”“离我太远”,同时有“惨烈”“震惊”“不能忘记”的隐约历史感,站在当下,他们对当年惨案的判断是“胜者为王”“心里有数”“不好表态”……

当禁忌与噤声迅速冲散对历史事实的认识,我们距离“历史无感”还有多远?
liyueyue8964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168


View Profile
June 05, 2016, 09:37:55 PM
 #20

高行健在六四前夕受访表示 27年前刚离开中国常做噩梦

2016-06-03 电邮 评论 打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cm-06032016112549.html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离开中国27年,在“六四”27周年前夕,接受访问时自曝,自己从来没有乡愁,刚离开中国时,做的全是噩梦,现在在有梦也跟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彻底切断他跟故乡的连结。

“中文世界很大,当然中国是不可能去了。”

诺贝尔奖得主高行健是在1987年离开中国前往欧洲,并以政治难民的身份定居巴黎,之后加入法国国籍。2000年,他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华人世界摘下文学桂冠的第一人。

离开中国那一年,六四事件爆发,但是,高行健不带一丝感伤的说,中国已经离他很远。

高行健表示,“《灵山》是我在中国开始写的,在法国完成的,中国的背景已经结束了。我面临是世界,因此我以为,有个叫『身份认同』,我也是批评的。艺术家搞什么身份认同,认同国家,认同地理,认同某种文化,我自认世界公民。”

高行健的作品《一个人的圣经》以及得奖的《灵山》,都是以文化大革命为题材,具有自传色彩。谈起当年在中国创作的历程,高行健自认,已经做了相当程度的自律,没想到仍然不见容于中国。

高行健回忆说,“我在中国出了四本小说,每一次都遇到问题,最后一本小说都没有发行,就给卡掉了。我在中国写了四本书,已经有叫做『自律』,已经有自律还被禁止,那么我至少要写一本书,是我真正要表述的,因此我写《灵山》这本书的时候,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出版。”

尽管高行健,多年年不断重复着早已切断中国的连结,但是,顶着华人世界文学奖光环,“中国”的背景,始终是媒体最想从高行健身上探索的话题。高行健不愠不火地自曝,27年来,在他的梦里,早就没有乡愁。

“(离不开根?)我真还没有,因为那不愉快,还背负那包袱,那不愉快。(没有乡愁)我做的梦都是噩梦。现在梦,我再有梦跟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做过一种批评,很多华人作家摆不脱。到了西方,到了美国,摆不脱这个乡愁,这是一个毛病,因此他解脱不了,(不能超越),不能超越他自己的过去。”

高行健走过文革时代,在六四爆发那年离开中国,自称对自由有很深的体悟。他一再强调,自由是创作的首要,不只是客观的社会条件,还包括心理的觉悟。高行健远离中国,他认为终于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创作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Pages: [1] 2 »  All
  Print  
 
Jump to: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