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Forum
December 18, 2017, 08:16:18 AM *
News: Latest stable version of Bitcoin Core: 0.15.1  [Torrent].
 
   Home   Help Search Donate Login Register  
Pages: [1]
  Print  
Author Topic: 专访内华达州财长:坚持质疑乐视没有政治目的,欢迎公开反驳  (Read 102 times)
ldreligion
Full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236



View Profile
December 16, 2016, 04:07:00 AM
 #1

乐视汽车的标杆项目——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是本轮乐视资金链危机的一个引爆点。


法拉第未来项目自2015年12月16日通过美国内华达州议会特批通过,于2016年4月13日于北拉斯维加斯市Apex工业园区风光破土动工,直到11月初被爆拖欠承包商工程款黯然停工以来,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茨(Dan Schwartz)一直是坚定不移的“持不同政见者”。虽然他的观点在当地政府圈内是绝对的少数派,毕竟这是一个承诺投资10亿美元给当地经济和就业带来长期利好的重大工程,但他的反对声却是最响亮传播最广的。


丹•施瓦茨不断抛出的“庞氏骗局论”、“贾跃亭没有钱”等观点,被媒体大量引作标题。当澎湃新闻记者告之,他是目前惟一愿意就法拉第未来项目接受采访的当地政府官员时,他同样给出了一个可以做新闻标题的回应:“皇帝的新装”。而当澎湃新闻记者在写这篇稿子时,施瓦茨最新的观点“游戏已经结束(Game Over)”,又占据了当地媒体的标题位置。


今年65岁的施瓦茨,于2015年1月通过竞选成为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他出生并成长于芝加哥,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随后相继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BA)和波士顿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他在银行和证券行业拥有超过35年的工作经验,首先在华尔街任职,后来自己投资创业。


施瓦茨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金融出版物领域,他创办的Qiosk.com是一家在线分销杂志和行业期刊的数字出版平台。他在香港生活和工作过5年,在此期间创办了《亚洲创投期刊》(Asian Venture Capital Journal),该期刊被读者认为是“亚洲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的主要信息指南”。


他的中国经验并不仅限于香港,他经常去中国内地出差,并在那里投资做生意,他同时也是北京一家名为Maxit Technology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施瓦茨现年50岁的太太是中国人,他们于2007年在北京相亲时认识,他特别向记者介绍他太太是常州人。


施瓦茨的敢言容易让人感觉他也许只是一个“大嘴巴”,他攻击对象和火力集中在内华达州州长布莱恩•桑多瓦(Brian Sandoval)和贾跃亭身上,又不免让人产生阴谋论的猜测:他与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私人恩怨。而施瓦茨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却又让人觉得,他的观点应该不是信口开河。


带着很多疑问和困惑,澎湃新闻记者于12月1日在美国内华达州州财政国库局(The State Treasurer’s Office)拉斯维加斯办公室,对丹•施瓦茨进行了专访。

澎湃新闻:
在内华达州政府官员里面,你是最早对该项目的资金来源公开提出质疑的,也是目前为止公开对项目前景表示极度悲观的惟一发声者。外界揣测认为你的行为是带有政治目的的,你和州长政见不合,所以一直公开鲜明地反对这个项目。对此你如何回应?


施瓦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给你提供一些背景信息。内华达州有所谓的“南北之分”(South North divide),北部偏农业区选民倾向共和党, 而南部是城镇群选民倾向民主党,在内华达州要选举成功必须要拿下南部,因为75%的选票来自南内华达的克拉克县(Clark County),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拉斯维加斯以及其周边地区。州长本人来自北部,能当上州长得益于南部选民选票,所以他应该觉得自己欠南部选民一份人情。 当法拉第未来项目进入他视线范围内时,那简直是梦想成真的时刻,而对于北拉斯维加斯市市长约翰•李(John Lee)而言,这个项目同样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北拉斯维加斯市地方财政非常困难,近年来一直面临破产,差点被州政府接管,这个项目承诺大量就业机会和丰厚财政收入。


澎湃新闻:
你和州长都是共和党人,那么政治分歧之说从何而来?


施瓦茨:
我和州长都是共和党人,我自认为是比较传统的共和党人,如果我要和州长在选票上一决高下,那么我一定要争取拿下北部的共和党传统票仓,这样才能在南部和州长竞争,争取非共和党传统选民的选票。这只是一个假设,我想指出的是,虽然在某些政策方面我和州长存在分歧,但我们之间不存在所谓的党派之争。我质疑的是这个项目本身以及它落户内华达州的整个过程。州长在得知这个项目后,就表现出了势在必得的决心,马上和政治顾问们开会,并召集州议会。州议会常规会议日程每两年举行一次,为期4个月,法拉第未来项目不是常规会议日程而是专门召开的特别会议。为了争取到这个项目,州议会特别会议在没有进行详尽的尽职调查的情况下,在州长的大力敦促下,通过了法拉第未来项目的相关法案。


澎湃新闻:
作为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你也应该深度介入了整个法拉第未来法案的起草和通过过程,当时你有提出过质疑吗?


施瓦茨:
坦率说,我不算深入介入整个过程,虽然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但州长以及州长经济发展办公室(Governor’s Offic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主任史蒂夫•希尔(Steve Hill)一直在推动和主导这个项目。我之前并不知道法拉第未来项目建设的具体资金来源和融资渠道。直到州长正式对外宣布,该项目的建设资金包含由州政府出面发行总额为1.75亿美元的一般责任债券(General Obligation Bonds)。作为州财政部长、州财政国库局的负责人,我主要工作职能就是负责州政府债券的发行和管理。由于涉及发行州债券,我必须介入这个过程。这笔1.75亿美元的一般责任债券发行人是州政府,债务偿还是要以州政府信用和征税能力为保障的,也就是说整个内华达州纳税人都是这笔债券的债务人。因为需要州政府举债,全体纳税人还债,所以发行此类债券需要通过州议会批准。由州长召集的关于法拉第未来项目的州议会特别会议是12月16日(2015年)举行的,为期两天,而我正式介入该项目的时间大约在11月底,12月初。


澎湃新闻:
这笔一般责任债券并不是州政府对法拉第未来项目无条件的承诺,其中还包含了不少附加条件,比如外界报道中提到过的履约保证金(Performance Bond)和第三方托管账户(escrow account),作为相关法案主要起草人,能具体谈谈相关法案、附加条件的出台和幕后的谈判过程吗?


施瓦茨:
确切地说,我是参与帮助起草了相关法案。州议会中直接负责这一部分的立法机构叫“州财政委员会” (State Board of Finance),该委员会由5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我自己,州长,州审计长以及州长任命的其他两名委员。州长是这个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他实际也掌握了主导权,因为连同他自己和两名他任命的委员,他们在委员会里组成了多数派。1.75亿美元这个总数额是由州长呈现给委员会的,并不是委员会讨论的结果,而委员会的实际工作是起草法案并呈现给州议会表决。考虑到法拉第未来这个公司成立不久,没有任何财务报表和融资历史,我坚持提出一定要加入履约保证金这项条款。


澎湃新闻:
那么外界报道的7500万美元的履约保证金和1300万美元的第三方托管账户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


施瓦茨:
第三方托管账户应该是法拉第未来要呈现给州长经济发展办公室以及北拉斯维加斯市政府,用来保证该项目所在的Apex工业园区基建工程建设的先期启动资金。1300万美元是媒体报道的,我本人还听到过4000万美元的传闻,但这个不归我负责,所以具体金额和运作条款我也不是很清楚。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7500万美元的履约保证金。为了向内华达州政府保证法拉第未来将履行并完成合同规定的义务,法拉第未来应开立以内华达州政府为受益人的总值7500万美元的履约保证金,这笔交易是在法拉第未来和第三方银行或者保险公司之间发生的。法拉第未来付钱给银行或者保险公司,而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向州政府开具履约保证金。如果法拉第未来项目发生违约或者中止,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将无条件地向州政府支付7500万美元补偿。根据通过的法案规定,在收到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发出的履约保证金通知的15天之后,州政府才能发行这笔一般责任债券。在没有见到银行的履约保证金之前,我是不会启动发行州政府债的。


澎湃新闻:
按照你给出的时间轴和透露的信息,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个项目从筹备到上马整个过程比较仓促?


施瓦茨:
对,这也是整个项目的关键问题所在,就是没有进行足够的尽职调查。我得到的信息是,2015年的秋季,州长在对澳大利亚进行商务考察途中,匆忙地被带到北京和贾跃亭先生见面。州长也想亲眼见见贾跃亭本人,我想州长当时也应该明白了贾跃亭才是法拉第未来这个公司幕后的唯一出资人。会晤之后贾跃亭还写了一封信给州长,向他保证会在资金上全力支持这个项目。当然,我理解州长极力想抓住这次机会的心情,从政绩角度来看,这等于是给南内华达州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如此大规模投资的制造业项目,又是绿色制造业,又是高科技含量,同时也是拯救北拉斯维加斯市,帮助其经济复苏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澎湃新闻:
我们需要梳理一下州议会通过的针对法拉第未来项目的税收和融资优惠政策法案。目前广泛流传的版本是:该法案优惠总额高达3.35亿美元,其中包括总价值2.15亿美元为期15年的税收减免优惠,另外就是由州政府发行的价值1.2亿美元的一般责任债券,而你提到的这部分数字却是1.75亿美元,为什么两个数据存在出入?


施瓦茨:
我参与起草并通过州议会批准的版本是州议会授权州财政国库局为法拉第未来项目发行一般责任债券的最高额度是1.75亿美元,也就是在目前的法律框架内州政府为该项目的最高举债额度是1.75亿美元。你提到的1.2亿美元债券是这个额度内的一部分,计划主要用于Apex工业园区的基建工程建设,包括道路拓宽,通水以及污水处理等。


澎湃新闻:
美国财税体制决定了各级政府都拥有举债权,州、县、市、镇甚至学区都可以自行发行债券融资,既然这笔债券几乎全部将用在北拉斯维加斯市的Apex工业园区的基建工程上,那为什么不以北拉斯维加斯市为发行主体自行发债呢?


施瓦茨:
我想强调的是拥有举债权和有能力发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从法理上讲,北拉斯维加斯市是有资格自行发行债券的,但在实际操作中,他们是没有这个能力这么做的。所有买债券的人都是希望能收回本金和利息的,而北拉斯维加斯市的财政状况没有能力兑现这个承诺,所以从一开始就是决定以整个内华达州的信用评级和偿还能力为这笔债券背书的。


澎湃新闻:
可不可以说,项目仓促上马,你的参与度有限,而你被动参与的部分又是整个项目中风险最大的发行州债券部分,所以你自始至终都不看好该项目,所以表现得比较愤怒?


施瓦茨:
发行州债券的确是该项目中风险最大的部分,尤其考虑到法拉第未来这个公司以及贾跃亭本人的财务状况。但我并不是愤怒,而是一直很担忧。


澎湃新闻:
你坚持要求加入7500万美元履约保证金这一限制性条款,当时在起草该条款过程中有没有来自州长或者投资人的阻力?


施瓦茨:
这个条款的加入是为了保护州政府和纳税人利益,也是整个法案最终能够通过州议会批准的前提条件。我个人的感觉,法拉第未来当时并没有意识到7500万美元履约保证金的重要性,当他们在阅读草案时,主要盯着2.15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优惠以及州政府背书担保的1.75亿美元的基建项目融资,从而忽视了履约保证金条款,在他们眼中税收优惠和基建融资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他们不在乎,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澎湃新闻:
如果把法拉第未来和内华达州的项目合作比作一场联姻的话,现在看来,婚前协议条款还是比较健全的,如果现在就以婚姻失败告终的话,内华达州在经济上是没有什么损失的,基本上就是全身而退?


施瓦茨:
对州政府而言,面子上比较过不去,很尴尬,毕竟这是一场非常高调的广而告之的给了很多人希望的联姻。除此之外,州政府在经济和财政方面的确损失非常小,除了举办州议会特别会议的行政开支外,没有什么大的支出。我保护了州政府的利益,有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没有损失。其实我们距离真正发行州政府债券还是比较遥远的,按原计划是2016年9月发行,但是这个日期早就过了,后来他们跟我说推迟到了2017年9月。按约定,我们的办公室和史蒂夫•希尔的州长经济发展办公室,北拉斯维加斯市市长办公室以及法拉第未来的公司代表会每两周举行一次四方电话会议,但是现在这个电话会议也在三四周前(11月初)无限期中止了。


澎湃新闻:
为什么会无限期中止?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施瓦茨:
我认为答案应该是,项目毫无进展,项目本身已经被无限期中止了。这又回到了我前面多次提到的缺乏尽职调查的问题,缺乏对法拉第未来以及贾先生本人财务状况的尽职调查,问题的根源就是贾跃亭没有钱了。


澎湃新闻:
“贾跃亭没有钱了”是最近被引用最多的新闻标题。此前,你提出的“乐视是‘庞氏骗局’”也得到了广泛关注。这些言论给人感觉,你对贾跃亭本人有着非常深的不信任感和偏见。你对他的负面印象主要来源是什么?


施瓦茨:
我对贾跃亭没有任何固有偏见,我对他的印象完全来自对他商业行为的观察。他承诺在我们州投资10亿美元制造电动车,又承诺在中国浙江省投资30亿美元建设电动车厂,承诺20亿美元收购美国智能电视生产商Vizio,之前又斥巨资控股酷派。你自己作一下算术题,这五六十亿美元的资金从何而来?没有钱却不断地扩张并不断开新项目不断地融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吗?他惯用的融资方式是股权质押,即利用他在乐视网(300104)所持有的股票作抵押进行融资,股权质押率最高时达到其所持股的85%以上。我也注意到,他最近刚募集到6亿美元,都是从他在长江商学院的MBA同学们那边借来的,幸亏我不是他MBA同学。在美国我们把这种融资方式叫“递帽子”(passing the hat, 暗指“乞讨”)。


澎湃新闻:
你见过贾跃亭本人吗?和他有什么深入接触吗?


施瓦茨:
我没有见过贾先生本人,我之所以没有急着要求和他见面的原因是,每次我和法拉第未来的公司代表会晤时,他们传达给我的说法和信息版本都不一样。比如这次北拉斯维加斯市项目停工,我至少听到了两种说法,一种说是公司面临内部资源重组,项目无限期停工;另一种说法是项目没有停工,只是完成了第一期建设,第二期将于明年2月重新启动。上个月(10月)乐视在旧金山举行落地美国发布会,原计划会上要展示一款新型电动车,但是最后却没有,他们给出的一种说法是汽车在运往旧金山途中出现状况;而另一种说法是汽车在伦敦被借给剧组拍电影了。我知道贾先生是一个有梦想也很有个人魅力的人,他想成为乔布斯。我看过一篇报道大意是这么引用他的话,我是一个有远大梦想的人,我不在乎赚钱,我是在实现全人类的理想。我觉得他的本意是好的,有梦想也没错,但如果你是乐视网的股民,或者乐视的投资人,对他这番话作何评价呢?苹果,谷哥,脸书的CEO们是在他们公司主营业务带来巨大利润的基础上才开始谈人类理想的。你再看看贾跃亭的主营业务乐视网的净利润率只有3-4%,这么低的利润率基本就是街边杂货铺的水平。


澎湃新闻:
你对贾跃亭本人和法拉第未来项目的极度悲观和负面的评价显然已经引起了乐视方面的注意。近期,乐视在给新华社记者的回复中表示,你的指责毫无依据,不符合事实,涉嫌诽谤,并表示保留诉诸法律手段。对此,你怎么回应?


施瓦茨:
他们说,我的说法不符合事实,涉嫌诽谤,那他们需要一一指出,到底哪里和事实不符合,我欢迎他们公开反驳,即使在法庭上,也是需要一一指出到底哪里和事实不符,哪些构成诽谤的,而不是一句笼统的声明,后面就没有下文了。


澎湃新闻:
从你目前掌握的信息看,法拉第未来项目还有希望和未来吗?


施瓦茨:
我觉得希望非常非常渺茫,除非中国政府出面投资,不然我不认为贾跃亭能筹到钱。


澎湃新闻:
假设最理想状态,乐视募到钱,还了拖欠工程承包商AECOM工程款,项目建设明年初重启,法拉第未来也拿到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开具的履约保证金,那州政府会按约发行债券?


施瓦茨:
到时候,我们还会进一步评估法拉第未来的公司财务状况,但是只要有7500万美元的履约保证金,州政府原则上就会发行债券。


(编注:关于外界质疑的乐视资金链问题,贾跃亭在12月11日的一场演讲中回应称,这一个月以来乐视的资金状况有非常大的改变,已经解决了60%、70%,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一个月过后,乐视的困难“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


12月8日,乐视汽车宣布其在美国投资的初创汽车企业法拉第未来即将于明年1月3日推出首款量产车。


在12月11日的“私享会”上,贾跃亭直言,这场发布会将是一场“震惊世界的发布会”。)

   ×CHAINge        Endless Freedom in the Decentralized World
▬▬▬▬  Wallet and fully decentralized exchange with a very friendly UI/UX  ▬▬▬▬
×   Facebook   ×   Telegram   ×   Bitcointalk   ×   Medium   ×   Linkedin   ×   Twitter   ×   Whitepaper   ×
Pages: [1]
  Print  
 
Jump to: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