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Forum
December 17, 2017, 09:57:47 PM *
News: Latest stable version of Bitcoin Core: 0.15.1  [Torrent].
 
   Home   Help Search Donate Login Register  
Pages: [1]
  Print  
Author Topic: MH370失联3年乘客家属仍在等待 多人患抑郁症  (Read 56 times)
xzhybbs
Hero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672


View Profile
February 28, 2017, 06:22:29 AM
 #1




戴淑琴的5名亲人都在失联航班MH370上,这几年,她时常会看着照片出神。

浙江在线2月2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小星)戴淑琴沉默了一会:“比如有人5月算出,飞机7月回来,结果没回来;接着7月又有人算出,家人9月能回来,我们就又能靠这消息捱上两个月。”

如同飞机升空擦破云层,发出刺耳轰鸣,今年2月16日,马航见面会现场,失联航班MH370乘客家属姜辉,耳畔响起风的呼啸。

他茫然看向周围,不同于上个月水下搜寻宣告结束闻讯赶来一百多位家属。这场每月一度的例行见面会,恢复到平素的三四十人。

从最初的安置点丽都饭店,到北京六环外的顺义空港,和三年前一样,一切都没变,一切都没有答案。

会见室犹如密不透风的笼子:有人在角落默默抽泣,有人挥舞拳头,有家属霍然站起:“我们要人!”

2014年3月8日,载有239人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客机失联,机上有154位中国乘客。

三年过后,依然没有人知道MH370去了哪里。它成为航空史上最难解开的谜团之一。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曾在MH370失联两周年时发表声明,称“我们仍旧承诺解开这个谜团”。而对于仍在等待的家属来说,他们或许将用去一生。

失望

连着失望

钱报记者和64岁的文万成约在山东济南火车站见面。这天是2017年1月17日,他急着赶往北京。

他个子不高,头顶是一根根花白发茬。他找了个亮堂地方,边娴熟地打开一只针孔摄像机,对准记者。然后打开随身携带的一台老式笔记本电脑,记者和他对话的录像随即出现在显示屏上。

他说,他还握有几个T的音频视频,是从丽都饭店开始,和马航以及各相关方面会面时录的。

他的口头禅是:“我有证据!”

聊着聊着,文万成的手机骤然响了,记者的手机也跳出一条新闻推送:“马来西亚等国政府表示,对失踪的MH370客机的深海搜寻工作暂停。”

记者愕然看向文万成,他面色如常:“没事,飞机本来就不在海里,人还活着。”

文万成36岁的独子文永胜是山东一家大企业的总经理助理,受公司指派前往马来西亚出差。

记者看到文万成的车票上,价格很低,他才告诉我,他受过伤,和老伴两人都拿着残疾证。“失望连着失望吧。搜救结束,我们家属早几天就猜到了。”

几分钟后,就在文万成乘坐的那趟高铁即将进站之时,喧闹的人潮中,他突然俯下身,大哭起来。

2月26日,46岁的徐京红开车来天津火车站接我,她的母亲在MH370上。

曾留学日本的徐京红谈吐温和。2008年,抱着多陪陪父母的念头,她回国,嫁到天津,诞下一双儿女。

登机之前,母亲给徐京红发来微信,“家电你看着买吧,相信你,”还问:“需要给你打钱吗?”徐京红给父母在天津准备的房子,当时正装修。

3月8日,是徐京红的结婚纪念日。2014年之后,她和丈夫说,“我们再也没有纪念日了。”

61岁的戴淑琴的讲述中,则是自己悲伤的体验。她捋开染黑的头发对记者说:当听说妹妹一家五口乘坐的MH370失联之时,她似乎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鬓角以肉眼清晰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白。

她觉得

自己魔怔了

失联乘客家属姜辉不曾想到,等待MH370的消息,会如此旷日持久。此前可参照的是法航447号班机,经历702天搜索,黑匣子打捞出水,机上228人葬身海底。

“这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失联人数最多、时间最长、线索最少、可参照的数据缺失最多、乘客国籍最复杂、投入搜寻的精力和费用最高的航班,”律师张起淮字斟句酌地说。

他曾代理过伊春空难、釜山空难等多起重大航空案件,现在是文万成等二三十户MH370乘客家属的代理律师。

声呐在南印度洋12万平方公里的深海中艰难推进之时,MH370乘客家属的生活,也被裹挟进巨大的漩涡。

有人的子女本就是普通的赴国外务工人员,航班失联后,全家陷入窘迫,一贫如洗。戴淑琴整宿睡不着觉,140斤的体重在半年内掉到100斤。

她睡过一年多地板:“我觉得自己魔怔了,说飞机坠毁在小岛上,我没见过小岛,就想,小岛上有石头吧,我妹妹他们该睡在石头上吧,这么一想,我就觉得床烫得慌,睡不住了。”

她在屋里不停踱步,在北京刚停止供暖的季节,径直打开淋浴喷头,用冷水浇自己。

有时,姜辉会在北京接到风尘仆仆赶来的外地家属。年迈的老人,捧着尚温热的疙瘩汤,提着沉甸甸的水果。他们告诉姜辉,“孩子这周末就回了,我得来接啊。”

他还拉开过一些家属的冰箱,惊愕地发现,满冰箱被食物塞得密不透风:“他们说,等孩子回来再买,就来不及了。”

许多家属,被确诊患上焦虑症、躁郁症、抑郁症或妄想症。

心理咨询师刘金鹏曾从2015年1月30日到2016年3月8日,受马航雇佣,为MH370乘客家属提供心理服务。

她难忘家属们的“痛苦、压抑、愤怒、哀伤和困惑”,“他们心理的压力和痛苦,伴随各种躯体的疼痛和不适表现出来,甚至达到疾病状态。他们需要治疗,持续的治疗。”

家属

被谣言裹挟着

让刘金鹏印象深刻的是,相当多的家属,仍对亲人平安回来抱有极其坚定的信念。

文万成掌握着一个有三百多人的家属和媒体联系群。他也曾作为团长,带领近20位家属飞往马来西亚。

在群里,文万成发言活跃,时不时转发一些来源不明的链接,或者自己整理的长篇文档。

群友热衷分享的文章,通常有着耸人听闻的标题,指向各种“真相”。

有文章说,MH370没跑多远;有文章暗指,飞机起飞前已人机分离。

“阴谋论”在家属中有着广泛市场,“我们不得不相信,因为在现实中遭遇了太多推诿、欺骗乃至出尔反尔,我们只能相信‘小道消息’。”一位家属告诉钱报记者。

有家属相信,自己的亲人正在荒岛求生;有家属觉得,亲人被某个国家,以不能揣测的原因,作为人质,拘禁在某处。

“真相还在穿鞋,谣言早已跑遍世界。”前几天,徐京红被一个民间热心团体邀请面见“专家”。

这位“专家”把MH370失联描述为“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驾驶员爱上一位女子,但他们无法在一起,于是,驾驶员带着一飞机乘客殉情了。徐京红听得目瞪口呆。

也有好事者,不知从哪里弄来号码,挨个打电话给家属:“你们拿个调羹转,转到哪个方向,就往哪里找。”

“有些家属不愿提起诉讼,怕别人议论孩子或老人不在了,换句话说,他们不愿意面对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律师张起淮依靠理性和专业知识做判断,而对当事人来说,有时,他们似乎心甘情愿选择被裹挟。

戴淑琴的家属朋友中也有找人算命的。记者问戴淑琴:“真的准吗?”戴淑琴沉默了一会,没有正面回答我:“比如有人5月算出,飞机7月回来,结果没回来;接着7月又有人算出,家人9月能回来,我们就又能靠这消息捱上两个月。”

Pages: [1]
  Print  
 
Jump to: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