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Forum
October 19, 2017, 01:12:20 PM *
News: Latest stable version of Bitcoin Core: 0.15.0.1  [Torrent]. (New!)
 
   Home   Help Search Donate Login Register  
Pages: [1]
  Print  
Author Topic: 解析中国高级军官短板:曾被美军直指自然科学差  (Read 57 times)
corresponding
Member
**
Offline Offline

Activity: 98


View Profile
July 18, 2017, 02:39:22 AM
 #1

《孙子兵法》和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千古不移,今天让世界军事日新月异的,是技术。所以对今天来说,脱离军事技术,就是脱离军事实践。我们对古典兵书、战法等研究得头头是道,但我们不接触先进武器。我军有一些人在英国皇家国防学院学习过,都知道那儿的高级军官必须有一次乘坐战斗机的经验,自己可以选择飞什么样的战斗机。当然乘坐之前要给进行体检,看你的血压、心脏行不行。先飞几个简单科目,还会问你感觉怎么样、能否承受,然后再飞带几个G特技。完成乘坐战斗机后还要乘坐潜艇、装甲车和坦克等等,让你一定要与现役军事装备接触,一定要有感性认识。对我们来说,我觉得制约我战法选择的不是军事谋略,而是技术;制约我思维创新的,不是军事理论理解能力,而是技术理解能力。

(图片来源于新华网)(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2016年习近平主席在“两会”解放军代表团会议上讲军队要创新,怎么创新?学了理论,学了中央精神和军委决议,我们就创新了?对装备一知半解,对技术一窍不通,不知道技术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怎么创新啊?当然我们今天不可能完全了解所有技术,对网络、计算机、微电脑、数据链、航空、航海,全了解是不可能的。我今天反复强调技术理解力,不是理论理解力,而是技术理解力,一定要理解技术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理解技术条件带来的颠覆性变化,不打破原有的习以为常的传统规则,就无法获得创新的必要条件,因为你无法超越旧有的思想藩篱。

  美军五角大楼一个军官经常搞接待,跟我们高级代表团接触多,总部的、三军的、国防大学的都接待过,有经验,中文也很好,认识我们很多的高级军官,个人关系都不错,他讲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的高级军官自然科学知识差,从非军事角度理解军事问题的能力差。”因为他发现,我们很多高级军官一讲到装备就听不懂,不知道,不了解,不熟悉,甚至没有听说过。当然,现在我们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好多了。

  2001年到2003年前后,我们都出过这样的问题,参观美军航母,我们有大区副职的领导竟然发问:“这些个飞机翅膀怎么都是断的啊?”连折叠机翼都不知道。当时我们还有集团军的领导访问俄罗斯,竟然连装甲战斗车和步兵输送车的区别都不知道,还跟翻译讲:“小伙子,你让他们再讲一遍,我看这两个家伙差不多嘛!”翻译后来跟我说:“我不能再去问了,再问就太丢人了。”我们的高级军官不能一说就都是理论、都是文件、都是关系,如果连自己部队的装备都不熟悉,平时怎么领导?战时怎么取胜?我们今天是缺乏理论培养吗?我们开几个创新研讨班,背诵文件,翻新概念,我们就创新了?有那么简单吗?怎么样冲破传统思维藩篱?它是技术带来的变化。

  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换,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对技术条件的感知和把握。我深刻地感觉我们今天最缺乏的不是理性认识,而是感性认识。缺乏对现代先进装备的感性认识,你得摆弄它,对枪支,你得摆弄它;对潜艇,你得真跟它走一趟;飞机得坐坐,从空中感觉从空中打击地面、俯瞰地面,从空中掌控地面的能力。

  我还是很有幸的,在航空集团讲课,去他们的飞行学校试驾飞机;参加中美联合军事学习,乘坐军舰横跨太平洋;在国家海洋局讲课,乘坐海监飞机去东海看春晓、平湖油气井;乘南海舰队换补编队,去南沙群岛七礁八点,一个礁盘一个礁盘上去。这些实践活动使我受益巨大。我们没有感性认识,就无法真正建立理性认识。美国人现在提出,过去是大吃小,现在是快吃慢。所以一定要快。但怎么快?通信联络快,力量投送快,部队反应快。技术条件带来的速度,造成军事领域很大的改变。

  1999年泰国国王生日,我军代表团访泰,总参谋长带队访泰。看到泰国国王邀请嘉宾名单上有美军参联会主席谢尔顿,但晚宴上此人未出现。怎么回事?泰国国防部解释,第二天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第二天泰国国王阅兵,阅兵开始后这位美军参联会主席谢尔顿和泰国陆军司令从天而降,从空中跳伞下来,跳在主席台前收伞,上主席台与大家一一握手,进入他的座位。全场皆惊。最吃惊的可能还是我们中国军人。我方是总长,美军也是总长,美军的总长从天而降。跟美军陆军军官接触,如果注意观察,你就会发现,他们胸前基本都有这种徽籍——伞降徽籍。谢尔顿胸前的徽籍还加了个星,跳伞10次才能获得这颗星。

(图片来源于新华网)(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美国陆军军官几乎都佩戴这种徽籍,即都经过伞降——而不是机降——训练。我军现在跳伞的只有空15军和一些特战部队,对大多数陆军军官来说,伞降似乎不是我们的事。而且现在说实话,空15军领导跳伞的也不是那么多了,师以上领导不像李良辉当军长时跳伞那么多了,这是我们的大问题。我们讲关于将军的产生,还有一个横向对比问题。所以我经常觉得,我们有美国这样的强劲对手非常好,它牵引我们必须提升,逼使我们必须提升。如果说我们的对手是软绵绵的、弱不禁风的、半身不遂的,那就太好对付了,我们睡大觉都没事。

  但我们的对手是这样的人,我们必须提升我们自己。

  现在美军所要求的灵敏、果断、快速,是怎样实现的?就是由将军带头实现的,一方面靠装备,另外一方面靠军人的训练。所以美军反复强调绝不与对手公平较量。他们一定要以自己的优势战胜对手。优势是什么?速度、素质。我们有这样强劲的对手,不是我们的灾难,是提升自我的最大推动力。你强,我就向你学,改变我自身,向你学。这绝对不是虚幻、空幻的。美军认为,对于将军来说,指挥是赋予军官的最高职责。其《军人手册》里有这样几段:

  召唤火力支援,在障碍物中开辟通路,在枪炮声中通信联络,后送伤亡人员,运输补给品……作战中的压力和疲劳,会撕去人们的虚伪外表,暴露出最本质的言行和态度。

  士兵不会信任那些远在后方、对部下漠不关心的领导者。要想鼓舞和鼓动士兵心甘情愿接受苦难、剧痛、伤残和死亡,必须与士兵同甘共苦,才能让士兵信任你、相信你的判断。

  指挥官在地上匍匐或在掩体中缩头缩脑,部下会纷纷效仿。你鼓起勇气主动承担风险,士兵也会表现出超乎想象的英勇。

  如上所述,高级军官的先作用、领头作用、榜样作用极其重要。美军内部一方面是现代化的教育,另外一个方面则是非常崇尚传统。

  美军的《军人手册》里规定高级军官具有的八个传统:

  荣誉传统:军官应超群脱俗,克服从事要求不高的职业的人们所具有的那些弱点。

  公职传统:军官必须承受经常性职业艰苦和职业风险,军官为了履行自己的公职,可能付出生命代价。

  忠诚传统:军官必须实实在在地忠诚。没有忠诚,就会失去信任,就可能毁掉其被委任或使用的价值。

  完成任务传统:平时训练计划必须有效贯彻执行,规定时间内必须坚守岗位,军容严整,仪表端正,充满自豪感;战时,攻击的目标必须拿下,防御的目标必须守住。

  领导传统:军官受训既是为了领导别人,也是为了接受他人领导。没有一个人能平步青云,上升到不必对另一个人负责的职位。军官必须具有与集体和友邻合作共事的能力。

  言语即契约传统:军官必须做到言为心声,陈述的事实无论口头还是书面的,必须做到深思熟虑,言必有据,结论合理。

  常备不懈传统:随时做好驻地和任务突然改变的准备,能立即转入战时状态,率领部队奔赴战场。

  一视同仁传统:以身作则是对所有军官的要求。凡涉及品德、信誉或蓄意欺骗的过错,不论久经考验的高级军官,还是新任命的下级军官,其性质同样严重。

(图片来源于新华网)(图片来源于新华网)
  我们很多人认为美军就是玩技术的,玩计算机和电脑。其实,美军非常重视军官的传统,如荣誉、公职、忠诚、完成任务传统。


  例如言语即契约传统。我们的军官在俄罗斯学习时,俄罗斯教官说俄军作战电文浩如烟海,中国军队跟他们一样,作战电文也浩如烟海,什么都要圈阅、批示。俄教官介绍说德军就非常简练,一个电话过来,就承诺、执行。让你坚守阵地,你就在这儿守着,电话线都被炸断了,被苏军包围了,因为没有撤离指示,还在这儿守着。电话里的承诺即使是口头承诺,他也坚决遵守。

  我们有时候等待批示,看不见那几个字就不行动,为什么?为了责任。责任是谁的要搞清楚,从纸张文字上搞清楚,否则不好办。为什么作战电文都要圈阅?就是这个责任问题。美军虽简练,强调“言语即契约”,但仍不如德军简练。德军的“言语即契约”融进军人血脉,就是我们讲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果说我让你干了,事后又不承认,说我没说过,你有证明吗?这就把“言语即契约”毁掉了。这只会导致繁文缛节,事无巨细不见上级批示绝不行动,只能导致错过行动最佳时机。
Pages: [1]
  Print  
 
Jump to: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