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Forum
September 18, 2019, 06:05:42 AM *
News: If you like a topic and you see an orange "bump" link, click it. More info.
 
  Home Help Search Login Register More  
  Show Posts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1  Local / 离题万里 / 2016年人权报告: 中国 2015年度事件 on: January 27, 2016, 03:49:37 PM
2016年人权报告: 中国
2015年度事件

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16/country-chapters/285268#30df93

受中国共产党统治逾六十年,中国仍是一个威权主义国家,广泛并有系统地压制基本人权,包括表达、结社、集会和宗教自由在内。尽管2015年有稍许正面发展──例如,当局将可判死刑的罪名由55项减至46项,并下令保障身心障碍学生在高校考试获得“合理便利”──但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治下,人权显然持续趋向负面发展。

自觉权力受到威胁的中国高层领导人,现已公然拒斥人权普世性,将这种观念说成是“外国渗透”,并以刑罚加于推动这种观念的人士。本来已饱受限制的表达和宗教自由,因多项新增的限制措施而在2015年遭到特别严重的打压。

过去十年积极维护人权的许多个人和团体,在这波针对和平异见人士的猛烈打压中受伤惨重,他们受到的对待与习近平主席推动“法治”的诺言背道而驰。在7月到9月之间,全国各地约有280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到短暂拘留或传唤,其中约40人仍然在押,且大都被关在秘密地点,无法联系律师或家属,有些人已超过合法拘押时限;他们大多被控参与“严重扰乱公共秩序”的“重大犯罪团伙”。政府关闭多个非政府组织或拘押其工作人员,并逮捕、监禁许多维权人士。

政府并提出或已通过多部有关国家安全、网络安全和管理境外非政府组织的法律;这些法律将和平批评政府的言论与国家安全威胁混为一谈。例如,《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第二版对这类组织的人事和运营施加沉重的监管框架和限制,并增加公安对它们的工作加以许可和监督的权力。尽管中国政府向来将和平批评视为威胁国家政权,因此严密监控非政府组织似乎不足为奇,但以更多法律为这种干预提供依据,无疑将使官员在威慑或惩罚维权人士时如虎添翼。

习近平主席的反贪行动普获国内民众支持,但相关案件仍旧经常违反公正审判权。6月,前安全首脑周永康经长达数月的违法秘密羁押及闭门审理后,被判处无期徒刑。与此同时,法律学者许志永及其他新公民运动反贪腐维权人士仍在狱中煎熬。




人权捍卫者

维权人士在习近平治下面临激烈报复,不时因人权工作而遭当局任意拘押、强迫失踪、政治审判和酷刑。

许多不同的非政府组织遭虚假指控而被关闭或拘押工作人员。2014年下半,当局拘押北京着名政策思想库传知行研究所的主任郭玉闪和行政主管何正军,指控他们涉嫌“非法经营罪”;两人于2015年9月取保释放。6月,与着名的北京反歧视机构益仁平有关的郑州益仁平两名前主任被押。他们虽然获释,但政府发言人仍指益仁平“涉嫌违法”而扬言将予“处罚”。其他非政府组织,连一些较不知名或从事非政治敏感业务的机构,例如专门救助流浪者的深圳基督教关爱中心,也难逃关闭和逮捕。

除了2015年对全国近280名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围捕,人权律师还日益成为肉体攻击的目标,包括被法院人员施暴。8月,律师张凯为浙江省反抗当局强拆十字架的基督教徒提供法律意见而被捕。律师浦志强与唐荆陵则因不同案件自2014年5月被捕,羁押至今尚未宣判。

政府日益习于利用模糊的公共秩序罪名压制维权人士发声。截至本文撰稿时,着名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在2014年11月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出庭受审后仍在等候判决。

多名维权人士,包括年长记者高瑜、律师浦志强、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和反贪腐人士刘萍,持续在羁押或服刑中得不到适当医疗照护。




表达自由

中国政府透过审查和处罚严密限制表达自由。虽然互联网提供了相对自由的空间,但政府以“防火长城”等方式审查政治上不为其所接受的信息。媒体审查下,仍时有少数记者和编辑冲撞言论界线。

2015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政府机关新出台多项指令,包括加强限制用户名称和代号的使用,要求网络文学作者实名注册等。政府并关闭或限制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许多用户依靠这种工具浏览在国内被屏蔽的网络内容。

3月,当局部署新式网络攻击武器“大炮”(Great Cannon),干扰反制中国网络审查组织GreatFire.org的服务。7月,政府公布网络安全法草案,要求国内和国外互联网公司执行内容审查、用户实名注册、本地存储数据和协助政府监控。8月,政府宣布将在大型互联网公司派驻警察单位,以有效防止网络“传播谣言”。

2015年1月,教育部长袁贵仁下令各大学严禁采用传播西方价值的教材和在课堂上发表“攻击毁谤党的领导”的言论。

4月,着名记者高瑜被控泄露一份要求加强审查自由主义和政治改革理念的中共党内文件而被判处七年徒刑。她被强迫认罪,并在刑事侦查尚在开始阶段即透过国营电视台播出她认罪的视频。

财经报导通常不似政治新闻易引争议。但政府在8月采取警告行动,拘押财经记者王晓璐,因其报导当局考虑取消在6月到7月股市大跌后推出的稳定措施。

同在8月,乌鲁木齐政府以国家安全罪名审判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克来提・吾守(Shohret Hoshur)的两名亲兄弟;他们可能因为吾守批评新疆情势的报导而遭到惩罚。新疆是中国西部少数民族敏感地区。9月,一名电脑工程师因为在电视画面中置入反共标语而被判刑12年。




妇女权利

虽然中共表面上宣扬性别平等,却因不尊重人权而令妇女从就业到性骚扰各方面均持续面临系统性的歧视。家庭计划政策控制人民生育子女的数目和间隔,使妇女的生殖权利持续受到严重限制。10月,当局宣布废止数十年来的“一孩”政策;每对夫妻现可生育两名子女。

3月,至少十名女权运动人士因策划在中国三个城市张贴和散发反性骚扰传单而遭警方拘押。其中五人迅速获释,其他人则被控“寻衅滋事”而羁押37天,引发国际舆论哗然。这五人虽已取保释放,但行动仍受限制,相关组织杭州蔚之鸣妇女中心也因警方骚扰而被迫自行关闭。

3月,最高人民法院等机关联合发布法律意见,要求法官将家庭暴力列为受害人涉及刑案的减刑条件。8月,中国立法机关对搁置已久的《反家庭暴力法》草案进行审议。虽然方向正确,该草案仍未达到国际标准,特别是在家庭暴力的定义方面。地方政府当局未适当处置家庭暴力案件的事件仍经常发生,令人忧虑。举例而言,7月有一名妇女竟在派出所进行调解时遭丈夫杀死。




宗教自由

政府限制宗教活动只能由官方认可的五大宗教,在官方许可的宗教场所进行。政府考核宗教团体的活动内容、人员聘用和财务纪录,并且保留对教职人员任命、宗教出版物和申设宗教院校的控制。

2015年,当局持续在中国基督教重镇浙江省推行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行动,有时连教堂都被整个拆毁。这项行动对外说法是拆除违反城乡规划的“违法建筑”,但根据一项省级内部指示,其目的在降低基督教在当地的影响力。

据报自2014年初拆除行动开始至今,起码有一百名基督徒因抵抗强拆而被短暂拘押。至少有一名教会领导人,黄益梓,因抗议拆除而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并于3月遭判监一年。

6月,一名中共中央领导人指示宗教界领袖警惕“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向中国渗透,并要求他们坚持“宗教中国化”以确保宗教为祖国统一服务。

政府将许多不受其控制的宗教团体归类为“邪教”,例如法轮功,只要加入就可能遭到判刑和法外处罚。另一团体,华藏宗门,也被当做逮捕目标,其领导人吴泽衡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诈骗等多项罪名于10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8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修正《刑法》第300条组织、利用邪教罪条文,将该罪量刑上限加重至无期徒刑。




身心障碍者权利

中国于2008年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但身心障碍人士持续面临阻碍和歧视,包括缺乏受教育机会。

随着教育部在2014年开放盲文和电子试卷,今年已见到更多视障学生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简称“高考”)。4月,教育部又颁布新规定,要求各级教育考试机构提供“一种或几种”的“合理便利”,例如为参加高考的身心障碍学生延长考试时间、提供手语翻译服务等等。由于中国法律法规从未明定教育机构必须提供这类学生符合残权公约定义的“合理便利”,4月的这项决定不失为一大进步。

2013年公布的身心障碍者教育条例草案迄未完成立法。官方指导原则仍旧允许各大学拒绝特定障别的考生就读特定专业。因此,虽然更多身心障碍学生有机会参加高考,但许多大学仍然不让他们进入自己选择的研究领域,或根本不让他们就读该校。

2013年施行的《精神卫生法》规定,住院治疗应基于自愿,除非经确诊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发生伤害自己或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有此危险。然而在4月,首宗病患引用该法控告强制住院的案件却遭上海法院宣判败诉。该案原告徐伟(化名)因精神分裂症而被强制住院超过十年。
性倾向与性别认同

同性恋已于1997年去罪刑化,并自2001年起不再列入官方认定的精神疾病。不过,迄今尚无法律保护个人免于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同性伴侣关系也尚未得到法律承认。

2014年由中国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组织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教科书很少用客观且不歧视的词汇来描述LGBT人士。

做为社会可能日渐接纳同性伴侣关系的一个象征,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做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判决后在中国社交媒体点燃了对此议题的讨论与争辩。7月,一名广州中山大学学生身被彩虹旗出席毕业典礼,获得校长表态支持;此事并获得官方媒体广泛报导。

LGBT团体和个人持续提起反歧视诉讼。4月,深圳一名男性控告雇主看到他的出柜影片在网上疯传后将他解雇。8月,广东省一名大学生举报获该省教育厅认可的大学教材将同性恋描述成一种疾病。




西藏

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于8月下旬召开,会中决定未来数年政府对该地区的大政方针,强调必须维护西藏安全与“稳定”,但当局未能正视族群与宗教遭系统性歧视与限制问题,或藏人被迫参与大规模住房重建与安置计划对当地社会经济造成剧烈变迁问题。

中央政府各有关当局持续在乡村和寺院派驻官员干部,将监控机制向草根阶层延伸,此一发展似乎导致当地社区领袖、环境运动者、参加社会文化活动的村民和发表敏感创作的作家、歌手更常遭到逮捕。

7月,丹增德勒仁波切──西藏最着名政治犯之一──于狱中圆寂。当局违反相关规定,拒绝将其遗体交还亲属或进行死因鉴定。同在7月,2014年5月因涉及反采矿抗争而入狱的村民领袖洛桑益西也在传出受虐后死于狱中。另一着名囚犯,年轻的拉萨NGO工作者丹增曲扎死于去年12月,就在他突然被提前释放后两天。

尽管受到地方政府当局威胁,抗议仍然此起彼落,尤其是针对采矿和土地征收。安全部队殴打逮捕和平示威者的事件,4月发生在昌都,6月发生在甘南。青海一保护区在2014年发生反对采矿的群众抗争后,采矿作业据报已经停止,不过具体原因不明。在高校入学考试弊案引发公众强烈抗议后,西藏自治区和青海当局制定了更严格的规定并查办违法人士。

2015年又有至少七名藏人自焚,使2009年以来自焚总人数增加到143人。




新疆

近千万维吾尔人居住的新疆地区,仍然普遍存在歧视、压迫和对基本人权的限制。对中央和地方政策的不满,既表现在和平抗议,也透过炸弹攻击等暴力事件,不过无论抗议或暴力活动的细节都不为外界所知,因为当局持续严密控制有关新疆的信息。

中国当局在2015年持续推动自2014年中展开的新疆反恐行动,在当地部署更多安全部队,并实施多项新的法律和条例,加强对异议的刑事惩罚,限制当地维吾尔族穆斯林人口的宗教活动。2014年中迄今,被警方指控涉嫌非法或恐怖主义活动而遭当局拘押、逮捕或杀害的维族人士日益增加,但当局做出的指控均无法独立核实。6月,一群人以土制炸弹和匕首攻击喀什一处警方交通检查站。据报有18到28人死亡,包括15名被警方击毙的嫌疑犯以及数名路人。

新疆自治区自1月起实施全面性但文义含糊的宗教事务新条例。其内容包括禁止穿着“宗教极端服饰”和进行“损害公民身心健康的活动”。近年来,当局利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命令劝阻甚至禁止公务员、教师和学生在穆斯林斋戒月禁食。3月,和田市法院判决25名维族人触犯“危害国家安全罪”,因为他们参加“非法”宗教研习──在该案中实际是指私人开办的宗教课程。




香港

尽管香港对除外交与国防以外的一切事务应享自治权,并拥有独立的司法体系和其他公民自由,但北京似乎正在干预当地的政治参与、表达和集会自由权。

6月,香港立法会否决了北京支持的特区行政长官选举改革方案。该方案虽扩大选举权但允许北京主导的提名委员会筛除其不满意的候选人,因而遭到许多香港居民反对,并在2014年引发长达数月的“雨伞运动”抗争。

约有一千人因涉及“雨伞运动”被捕,尽管大多已无罪释放。当局以“非法集会和煽动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等罪名起诉学生领袖黄之锋等人,但相关法律并不符合集会自由的国际标准。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表示已收到159件该会认为“应予调查”的投诉,指示威者遭到警方攻击和虐待,但截至本文撰稿时,只有被影片拍到围殴民主派示威者曾健超的一名警察已被逮捕。

香港表达自由持续令人忧虑,特别是被认为对北京持批判立场的媒体。1月,亲民主派媒体业主黎智英的住家外面被人扔掷汽油弹。无人受伤,但也无人被捕。8月,攻击前明报总编辑刘进图的两名暴徒被判刑;其中一人承认收钱行刺“教训一下”刘进图。

7月,邬小鹤牧师在深圳被宗教局传唤,警告他不得对来到香港的大陆人士进行传道活动。




主要国际行为者

各国政府鲜少对中国人权纪录在2015年持续恶化的情况施加任何实质压力,反而在与中国政府的双边人权对话中自我设限,并减少应景式的公开关切。

有些政府,例如英国,甚至进而规劝香港立法会议员接受北京不民主的选制方案,声言“少得总比全无好”。新任欧洲联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未能在5月与中国领导人举行峰会时公开提出人权侵犯问题,美国总统欧巴马9月接待赴美国事访问的习近平时亦复如是。

引人注意的是,在中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于5月公布后,众多国家政府、商贸协会、高教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均以声明和向中国全国人大提交意见的方式表达了高度关切。

8月,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选择由北京主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不顾中国正在打压人权,而且对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筹备过程中发生并主要受其助长的人权侵害毫无问责。




对外政策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持续在亚洲积极推进领土主张,其在南海扩建岛礁可能便于驻军的行动尤其招致警觉。在联合国安理会,中国曾联合俄罗斯于2014年5月否决将叙利亚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的决议;12月,中国又试图阻挠讨论朝鲜人权情势。

中国持续在允许联合国报告员访问一事上采取高度选择性的做法;宗教自由、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人权捍卫者、健康权、法外处决、法官与律师独立性以及免于酷刑自由等特别报告员都已申请访问但仍持续等候答覆。中国虽未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扮演枱面上的积极角色,但持续采取搅局动作,阻挡对白俄罗斯、伊朗、朝鲜、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国加强审查其人权情势。

对参与联合国程序的中国公民进行报复的问题,持续引发关切。联合国秘书长注意到中国仍未就维权人士曹顺利被拘押死亡的来文做出回应;曹氏生前积极推动公民社会参与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而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和禁止酷刑委员会都曾关切中国限制公民社会参与条约机构审查的做法。中国官员在11月接受禁止酷刑委员会审查时也鲜少给出有意义的答覆。

中国政府在北京以盛大游行纪念二次大战终结70周年。遭国际刑事法院以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通缉的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却是北京的座上嘉宾。

北京加强施压他国政府将涉嫌贪污官员遣返中国;至少有十二个司法高度政治化的国家在2015年与中国合作,遣返了数十人。中国并向各邻国施压,将难民强迫遣返中国。7月,泰国政府允许近170名已被拘押年馀的维吾尔妇孺前往土耳其之后,随即强迫近100名维族男性返回中国,使他们面临监禁和酷刑的重大危险。
2  Other / Politics & Society / China Jails Xinjiang Rights Activist For 19 Years For Subversion, Spying on: January 24, 2016, 12:36:28 PM
China Jails Xinjiang Rights Activist For 19 Years For Subversion, Spying
2016-01-21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china/jails-01212016105817.html



Xinjiang-based rights activist Zhang Haitao is shown in an undated photo.
Photo courtesy of an RFA listener


Authorities in the northwestern Chinese region of Xinjiang have jailed a Han Chinese rights activist for 19 years on subversion and spying charges after he openly criticized government policy in the troubled region.

Zhang Haitao was handed a 15-year prison term for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and five years for "providing intelligence overseas" by the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in Xinjiang's regional capital, Urumqi.

He will serve 19 years in total in a sentence that one overseas rights group described as "extraordinarily harsh."

His wife Li Aijie, who was informed on Jan. 18 of the court's decision and had just given birth to the couple's baby son, told RFA she was "stunned" by the sentence.

"I am really just in a state of shock right now," Li said. "I just went and kicked up a huge fuss at the court, calling them shameless."

"Even shameless people should have some limits," she said.

Li said she had expected a sentence of perhaps 2-3 years, based on the jail terms of six years handed down to prominent rights lawyers Pu Zhiqiang and Guo Feixiong.

"Now they have sentenced my husband to 19 years in prison," she said. "This government acts without reason. Is it just because he is in Xinjiang?"

"Do they hand out heavier sentences in Xinjiang?"




Critical articles online

Zhang was accused of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after he posted articles online that were critical of Beijing's record in Xinjiang, home to the mostly Muslim Uyghur ethnic group, and where hundreds have died in a string of violent incidents in recent years.

The court said it had handed down a longer jail term because Zhang had "colluded" with overseas organizations.

According to the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CHRD) network, which collates reports from rights groups inside China, such a lengthy jail term is usually only used in cases where the defendant is the "ringleader" of a subversive group.

By comparison, jailed Nobel peace laureate Liu Xiaobo is service an 11-year sentence, while other prominent dissidents have received sentences of between seven and 10 years on the same charge, CHRD said in a statement on its website.




'Weak evidence'

Zhang was initially detained on June 26, 2015 on suspicion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stirring up trouble," but the charges against him were later changed to the more serious subversion and spying charges.

"[This] suggests weak evidence against the activist and even the possibility of a coerced confession," CHRD said.

It said Zhang had frequently posted online his opinions critical of government policies and comments on current events, and gave interviews to overseas media, as well as writing articles for a human rights website.

"These activities have been cited in the court verdict as evidence for 'providing intelligence overseas,' which stipulates a sentence of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minor'," CHRD said.





Heavy sentences

Zhang's lawyer Li Dunyong said he too was shaken by the length of the sentence.

"I had guessed maybe 11 or 12 years," Li Dunyong said. "But here in Xinjiang, a lot of things are unpredictable."

"It's like an independent kingdom out here, not like the rest of China, and ... they hand down heavy sentences to Uyghurs and Han Chinese alike here."

"The charges were basically based on stuff he wrote online; there wasn't much evidence otherwise," he said, rejecting the spying charges.

"He's just a regular guy," Li Dunyong said. "Where would he get his intelligence reports from?"

He said he had advised Zhang to lodge an appeal.

Reported by Lin Jing for RFA's Cantonese Service, and by Xin Lin for the Mandarin Service. Translated and written in English by Luisetta Mudie.
3  Other / Politics & Society / Swedish Rights Worker's Detention Shows China Crackdown Extends Overseas on: January 24, 2016, 12:32:48 PM
Swedish Rights Worker's Detention Shows China Crackdown Extends Overseas
2016-01-20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china/overseas-01202016115151.html


Swedish human rights activist Peter Dahlin is shown in an undated photo.
AFP


The detention and televised "confession'" of Swedish human rights worker Peter Dahlin on Chinese national television shows Beijing is increasingly willing to extend its crackdown on rights activists beyond its borders, activists said on Wednesday.

Dahlin, 35, appeared on state broadcaster CCTV, saying he had "hurt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eople," on Tuesday, sparking concerns that the rul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increasingly targeting foreigners in an ongoing crackdown on rights activists and lawyers.

Hi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 the 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 had trained and supported some of the hundreds of rights lawyers who have been targeted by the government in a crackdown since last July.

Speaking on Wednesday, EU ambassador to China Hans Dietmar Schweisgut said the bloc's members are "deeply concerned" about Dahlin's detention on suspicion of "endangering state security," which came after the effective expulsion of French journalist Ursula Gauthier, who had questioned Beijing's policies in the northwestern region of Xinjiang, home to the mostly Muslim Uyghur ethnic group.

"We do hope it’s not representing the new normal yet," he told a news conference. "But we do see an extremely worrying trend, and that’s why all these cases are taken extremely seriously."

Dahlin, who is being held at an unknown location, was shown on CCTV dressed in normal clothes but looking tense and speaking in a stilted manner.

"I have violated Chinese law through my activities here ... I have hurt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eople. I apologize sincerely for this," he told the camera.

Swedish foreign ministry spokeswoman Anna Ekberg said the ministry had "no response" to make to recent Chinese media reports regarding Dahlin.




Crackdown spreads

Hong Kong activist Richard Choi, of the Alliance in Support of the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 in China, said the administration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now appears keen to extend its nationwide crackdown on rights activists far beyond the nation's borders.

"Now they are enforcing their so-called laws beyond their own borders, to the extent of detaining a foreigner for endangering state security," Choi said. "This is a growing trend."

"Of course, the thing that's going to alarm people is the fact that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and legal system are far from perfect," he said.

"Now, that's affecting not just mainland China, but overseas as well, including people who aren't Chinese citizens," Choi said.

Choi said the crackdown on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lawyers appears to be continuing and growing wor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in mainland China are entering a winter of discontent," he said. "Hong Kong is also feeling the effects, with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five booksellers from Causeway Bay Books."

Causeway Bay Books store manager Lee Bo, 65, was last seen at work on Dec. 30, while four of his associates, publisher Gui Minhai, general manager Lui Bo, and colleagues Cheung Jiping and Lam Wing-kei have gone missing since October.

Gui holds a Swedish passport and was apparently detained while on vacation in Thailand.




Chilling effect

Australia-based democracy activist Qin Jin said the recent detentions will likely have a chilling effect on anyone linked to human rights work in China.

"It will, of course it will," Qin told RFA. "They treat anyone who helps the Chinese people fight for their rights as if they are interfering in their internal affairs."

"This is a new defini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rrived at," Qin said.

He said even people working overseas will now likely take Dahlin's experience into account.

"Xi Jinping's aim is to 'kill the chickens to frighten the monkeys'," Qin said. "They are sending a warning beyond their border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keeping up the pressure [on activists] at home."

Hong Kong-based researcher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Patrick Poon said Dahlin's televised confession falls below international legal standards.

"He may be willing to sit there in front of a camera and say he did something wrong, but this has to do with the correct way to handle evidence," Poon told RFA.

"It is hard to see how they can handle his case fairly now."

Poon said the authorities have so far given no details of Dahlin's legal status.

"On what basis did they lock him up, and why aren't they making this public now?" he said. "There is no basis in any reasonable law, nor in international law, for them to do this."

"We call 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communicate clearly on this matter, and explain why it hasn't done so to date."

Reported by Hai Nan and Wen Yuqing for RFA's Cantonese Service, and by He Ping for the Mandarin Service. Translated and written in English by Luisetta Mudie.
4  Local / 离题万里 / 瑞典外长向中国当局"要人" on: January 23, 2016, 12:21:44 PM
瑞典外长向中国当局"要人"

http://www.dw.com/zh/%E7%91%9E%E5%85%B8%E5%A4%96%E9%95%BF%E5%90%91%E4%B8%AD%E5%9B%BD%E5%BD%93%E5%B1%80%E8%A6%81%E4%BA%BA/a-18999922

瑞典外交部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 Margot Wallstrom)周五(1月22日)谴责中国扣留两名瑞典公民,认为这种行为是"不能接受"的。当天欧盟也发出声明,要求中国当局"迅速解决"并对事件作出澄清。
 


(德国之声中文网)瑞典外交部长瓦尔斯特伦对瑞典通讯社TT表示,"我们已经通过外交渠道表明这种行为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希望得到两人的信息,希望见到他们。"
其中一名被拘留的是瑞典人权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他在中国曾参与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的工作。
两周前,达林计划从北京飞往泰国,但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时被"带走"。

央视周二(1月19日)播出达林为其行为道歉的视频片断。国家媒体新华社也引用该视频进行报道。
 


瑞典人彼得·达林

此前,央视已播出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瑞典公民桂民海(报道称桂敏海)的"认罪"视频。他在电视上对自己十几年前的一次酒驾车祸行为表示"忏悔",并声称不希望瑞典政府介入案件。

法新社在相关报道中称,被迫公开认罪被认为是中国当局的常规做法。自从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这一做法再次出现"复苏"迹象。
瑞典外交部长瓦尔斯特伦周五还表示,"达林和桂民海在电视上被迫认罪这种方式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北京很少指控外籍公民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国家安全罪名可以重判。

欧盟一名发言人就达林在中国拘留事件发声明称,"欧盟希望事件能依据国际人权法规迅速的得到解决。"
"达林先生被逮捕及拘留的事件,令人对中国对法制表现出的尊重和对国际人权应担负的责任感到质疑。"
5  Economy / Investor-based games / http://vobmining.com/ dead?? on: January 22, 2016, 12:04:15 PM
http://vobmining.com/ dead??


scam??  Angry

anyone invest in this so-called cloud mining company??
6  Economy / Micro Earnings / How much satoshi do you produce from faucet daily? on: January 18, 2016, 08:51:52 PM
How much satoshi do you produce from faucet daily?

me in average 250k  Roll Eyes
7  Local / 离题万里 / 华人民主的胜利 on: January 18, 2016, 01:36:37 AM
8  Local / 离题万里 / 瑞典维权义工在中国被捕 其中国女友也已失踪 on: January 17, 2016, 04:07:25 PM
瑞典维权义工在中国被捕 其中国女友也已失踪

新闻来源: BBC 于 2016-01-13 14:38:17 大字阅读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http://news.6park.com/newspark/index.php?app=news&act=view&nid=142415




一名在中国遭到逮捕的男性瑞典公民所服务的人权机构周三(13日)称,中国政府试图阻止瑞典驻华大使馆谈论此事。

该机构同时称,被捕的瑞典公民患有致命疾病需要得到日常治疗。他的中国女友目前也已失踪。

瑞典驻北京大使馆也证实,一位在中国为维权组织提供法律支援的男性瑞典公民被中国警察逮捕。

这位名叫彼得·达赫林(Peter Dahlin,此前报道曾误称为Peter Beckenridge)的瑞典公民被捕前为总部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作义工。

BBC记者史蒂芬·埃文斯(Steven Evans)报道说,达赫林还是一家名为“中国行动”(China Action)的组织的联合创始人。这家组织称中国当局逮捕达赫林的理由是“危害国家安全”。达赫林的中国女友目前也已失踪。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发言人早前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达赫林是1月4日在北京国际机场被警察逮捕的;逮捕的理由是“威胁(中国)国家安全”。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还在声明中表示,尽管瑞典大使馆多次提出相关要求,但中国当局均否认和达赫林有直接接触。“彼得患有爱迪生式病,如果不能得到常规治疗,将可能危及生命。”

“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事发前曾经向联合国呈交了一份人权报告,具体例举了中国当局“恫吓、监视、软禁、人身攻击、绑架和任意拘留”的事例;贝克里奇被报告列为在华联络人之一。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加强了对学术界、法律界和民间维权组织与个人的打击力度,已经先后逮捕和拘留了数百名活动人士,并有数十人被判入狱。

当局还准备推出新法,授权警察对国际非政府组织严加管制,并要求任何非政府组织必须事先通报活动计划。

很多国际慈善机构和民间维权组织对中国当局的新法表示担忧,认为中国政府推出新法的目的是进一步限制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空间。   
9  Local / 中文 (Chinese) / ORE MINE 出事了,请大家进来交流新情况 on: January 16, 2016, 10:09:27 PM
ORE MINE 出事了,请大家进来交流新情况

今天中午还能登录,晚上就上不去了。 看了英文版他家大当家的发言 (1715楼),据说是德国公司,

擦,说是提供服务器的乌克兰SERVER被抓,

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759702.msg13568241#msg13568241

大家都多少币在里面啊, 我有大约0.5哦  Angry  前几天仿佛有预感,输出了0.15  Angry
10  Local / 离题万里 / 紅二代給習近平寫三封信暗示内部反撲習近平 on: January 14, 2016, 09:31:54 PM
紅二代給習近平寫三封信暗示内部反撲習近平


与习近平老弟商榷(一)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羅宇)



  习老弟,你当了最大的官,我仍称你为老弟,很多人说不合适。我则认为,如果你听得进去,中国在你的治下还有希望。
    
    我老爸和你老爸在战争年代没怎共过事。进城后,曾同在国务院当副总理,结为莫逆之交。你老爸文革后复出,我老爸已仙逝,你老爸和齐心阿姨(习近平母亲)仍来家中探视,问寒问暖。
    
    之后,齐心阿姨经常自己走着到我家来,约我母亲一起去人大会堂看戏。我经常给齐心阿姨开门,见了我母亲,总是那句话:他没时间,咱们俩一起去。直到八七年,你老爸反对整胡耀邦,被邓小平、杨尚昆定为「精神病」,软禁到深圳,我母亲每年去广东度寒,仍去探望你父母。
    
    九九年,你老爸被允许回京一次,摆了几桌,当官的一个没请,就请了一帮当权者不大理的老太太。餐桌上,耀邦的夫人李昭阿姨问我母亲:「你知道习老为什么被软禁在深圳?」我母亲答:「知道一点,不详细。」李昭说:「就是因为整耀邦时,习老跟薄一波拍了桌子。」
    
    遍地危机源于一党专政
    
    那时,薄一波和江泽民正勾结的火热,想方设法把薄熙来推上高位。现在你坐上大位,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因为专制体制没有接班机制,所以这里面有多少阴差阳错,你比我清楚。你首先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来)政变的阴谋。但反贪腐,你怎么反?全党都腐,无官不贪,你反贪,就是反党。常委里,一个支持你,一个中立,四个等着你垮台。
    
    你要真反腐,真想把一个腐败的中国共产党重新变成一个廉洁的为人民服务的党,像战争年代的中共,唯一的办法是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今天的中国,遍地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环境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教育危机、医疗危机、资源危机。总之,没有一方面没危机的。为什么?总祸根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政。
    
    如何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
    
    首先要解除报禁。你在联合国说:自由、民主、平等是人类共同的价值。中国人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自由、民主、平等。我的书在国内也不让出。 《宪法》写明的权力,在国内都行不通,还谈什么依宪治国。你可千万不要说一套、做另一套。有了新闻自由,官就不敢贪了。纪委止不住贪,这已是实践证明了的真理。
    
    其次是解除党禁。只有允许反对党存在,中共才有可能重新变为廉洁。看看国民党,就有启示。
    
    第三是司法独立。中国有《宪法》,但无宪政。所有人办事都不遵守《宪法》。首先是中共办事不守法。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都是中共带头违法。
    
    第四是选举,所有的官都得民选,哪还会容易有贪官?
    
    第五是军队国家化,军队不得参与政争。
    
    这五条是民主政体的基础,中共领导下的大陆一条没有,所以被称为独裁专制,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反人民的政治制度。我们的老爸都是毛泽东农民革命的主要参与者,这个革命赶走了帝国主义,在中国历史上就站住了脚。但是革命成功后,没有建立民主政体,而是建立了一个专制政体。这就是毛泽东不如美国华盛顿的地方。
    
    我们都吃尽了专制政体的苦头,我们总应该比前辈进步。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专制与民主的矛盾,中国大陆与民主世界格格不入,民主世界六四后制裁中国至今,就是因为中国是专制政体。六四是中国政府屠杀中国人民,邓小平可能认为,这和你民主世界有什么关系,这个关系就是你邓小平违反了民主理念,民主世界就制裁你。
    
    今天,四十岁以下的大陆人已经不大知道什么是六四了,只有香港和台湾的中国人还是年年纪念六四。民主世界对中国的制裁丝毫不松动。法国、英国、意大利、美国的军火商,一直想解除对中国的制裁,好跟中国的贪官做军火生意,民主世界就是不允。
    
    你访问美国,国内说这收获、那收获,可是你不会跟美国人谈解除制裁,因为你知道谈也没用。听说,你认为中国今天最大的危机是信仰和道德的危机。民主世界对中国的制裁就是表明了民主世界信仰和道德的力量。你反政变,有天时、地利、人和,成功了。但反腐,用现在的办法,肯定成功不了。因为全党都腐,无官不贪,谁和你一起反?
    
    本是同根生,兄弟情谊,可以说悄悄话。但专制体制下,没渠道,只好越洋喊话了。

    (注:现年71岁的罗宇,是解放军大将罗瑞卿次子,与习近平同属太子党。他曾任职解放军总参谋部,1988年授大校军衔。1989年出席法国航空展,因不满中共六四镇压逾期未归,1992年被江泽民颁令开除军籍党籍。罗宇早前在香港出版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透露自己是香港艳星狄娜(梁帼馨)的最后一任丈夫。)
11  Local / 离题万里 / 百度贴吧运营权3万元起售 国家级媒体关注百度卖疾病吧 on: January 13, 2016, 11:41:53 PM
百度贴吧运营权3万元起售 国家级媒体关注百度卖疾病吧

字型大小: K H | 2016年1月14日 | 大陆 | 无评论



【博闻社】2015年上半年,百度贴吧推出向企业或个人开放其所属垂直领域贴吧的运营权。知情人称,百度贴吧运营权的价格是每年最低3万元,代运营价格是每年最低6万元。另据媒体报道,购买者中也有地方政府的身影。贴吧里的负面消息可以全部删除,相当于打包购买删帖服务。

近日,有关百度竞价出售病种类贴吧,将其出售给不良医疗机构的消息引发争议。人民日报评论公号发文《商业逐利要有“底线意识”》,称商业逐利可以,但不能“越过道德的边界”。新华社刊发时评《不能给“作恶的生意”提供网络平台》,要求监管部门出手。央视《新闻1+1》拷问百度:做事不仅要有尺度,还要有温度。 对此,1月12日,百度方面发出公开回应,称百度贴吧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只对权威公益组织开放。

日前,血友病患者张建勇以“蚂蚁菜”为名,在知乎发布了一段求助声明,称自己系百度贴吧血友病吧原第二大吧主,但百度方面却单方面撤除了其吧主职务,“空降”官方吧主并撤换了吧务组成员,其多方反馈未果。据其介绍,原吧务成员被撤后,贴吧中出现大量虚假医疗广告,而“空降”的新吧主是一位自称是“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长刘陕西教授”的“血友病专家”,但是该人士曾被媒体报道通过虚假医疗广告行骗。

张建勇告诉记者,除血友病吧外,还有多个病种类贴吧也遭遇了类似情况,原班吧务组成员被换,由一些性质不明的机构取代。“如果是正规医疗机构,我们也不会这么大反应,但是我们都查过了,这些机构都存在很多的问题,贴吧里很多网友是来求医的,你(百度)不能这样。”

百度方面解释称,他们从2015年开始在部分垂直和专业领域贴吧尝试专业机构与吧友共同管理的运营模式。“希望通过官方监管下的专业运营,提升吧内的整体内容和运营质量。”

1月12日,百度回应表示,针对血友病吧机构吧主运营问题的投诉,百度贴吧开展调查,并快速做出决策,撤换了机构吧主,而由非盈利机构“血友之家”作为新任机构吧主与吧友共同运营管理“血友病吧”。

张建勇向记者证实,目前血友病吧的吧主已经更改为“北京血友之家”,该机构由北京血友之家罕见病关爱中心理事长关涛负责,自己和另外一位网友是小吧主。他表示,将会和网友一起尽快进行贴吧重建的工作。

除了病种类的贴吧出现前述的机构资质问题外,有网友表示,其他贴吧也同样存在类似的情况。实际上,此类事件并非近期才出现。2014年,百度方面开始尝试将贴吧商业化运营,开启企业平台战略。2015年上半年,百度贴吧又推出了“贴吧合伙人”模式,即向企业或个人开放其所属垂直领域贴吧的运营权。

具体的推行方式,与上述血友病吧类似:在机构购买贴吧的运营权后,将原吧务团队撤换,交给机构自行运营或者代理运营。此举当时就已经引发不少吧友不满。

一位网友告诉记者,购买贴吧运营权分两种方式,一个是机构自行运营,一种是代运营。如果是机构自行运营的话,会遭遇认证程序复杂,且不知道如何进行后续贴吧管理的难题,因此不少买方会选择代运营方式,“按照官方价格,百度贴吧运营权的价格是最低3万元每年,代运营价格最低是6万元每年。”该网友表示,如琥珀、翡翠等目录下,排名前20的贴吧的代运营价格是40万元/年起,而这还是2014年时的价格。

另有某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此前,他们公司收到一位自称是百度方面人士的电话,称有一个与该公司商标相符的贴吧可以卖出,报价超过百万元,但被公司拒绝。该员工向记者要求匿名,同时隐去公司名称,“我们每年在百度上花的钱已经让我们不堪重负了,惹不起。”

根据百度方面公布的信息,百度贴吧目前注册用户超过10亿,月活跃用户突破3亿,共拥有1900万个主题吧。由于贴吧聚合了大量精准、细分的用户群,使得很多高人气吧天然具备营销价值。不过,百度贴吧所能贡献的收入仍然不高。根据易观智库刚刚发布的《2015年中国社会化媒体广告及营销市场份额》数据显示,腾讯的市场占比达到了54.8%,而百度贴吧的份额仅有0.8%,差距悬殊。

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庞亿明认为,对于百度来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贴吧作为一个独立应用,将会给百度带来重要意义,因此商业化是必须进行的。但是其中所涉及的一些问题仍需要百度去权衡。

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阑夕也认为,“贴吧的商业化并不是说百度缺少这块的收入,而是贴吧需要证明自己有盈利能力。百度贴吧在货币化方面一直能力欠缺,但企业是以盈利为天职的,如果只是叫好不叫座,那么这个产品在企业内部就无法获得地位。” 因此,百度积极将贴吧商业化,但其中一些问题被忽视,此次事件之后,将给百度贴吧的商业化带来影响。

网友们议论纷纷:

收费删帖可以定非法经营罪。

百度固然该骂,但更该骂的难道不是政府吗?骗子医院和假药泛滥,难道都是百度造成的吗?

一个管理者思想的高度和追求决定了一个企业的文化和目标。谷歌在一个个高科技项目上投入重金,我们每天看到的都是百度外卖、百度推广这些惟利是图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东西。


http://bowenpress.com/news/bowen_56911.html
12  Local / 离题万里 / 网传中国海军澳洲扫奶粉 一箱箱搬上军舰(图) on: January 13, 2016, 09:47:26 PM
网传中国海军澳洲扫奶粉 一箱箱搬上军舰(图)

文章来源: 东网 于 2016-01-06 08:20:2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人海外抢购奶粉热潮近年直卷澳洲,新近传出连军人也加入扫货。解放军三艘军舰1月2日抵达澳洲进行访问,有网民声称拍到多张海军人员购物照片,相中军人将多箱印有德国品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纸箱,搬上军舰,遭网民质疑是否走水货,更形容为“史上最强扫奶粉阵容”。

内地官媒报道,中国解放军三艘军舰1月2日抵达澳洲布里斯班港口展开为期五天的访问,分别是旅洋级济南号导弹驱逐舰、江凯级益阳号导弹护卫舰及福池级青海湖号补给舰,期间中澳两国军舰将展开打击海盗及禁毒联合演习。

不过,网上近日流传多张照片显示,多名身穿军服的男子手持多箱印有产自德国的奶粉品牌“Aptamil 3”(爱他美3号)的婴奶儿配方奶粉,并搬上停泊在布里斯班码头补给休整的济南舰上。

对于海军抢购奶粉的行径,引起网民强烈抨击,有人讽刺道:“党用那甘甜的乳汁把他们养育大,干嘛还买西方资本主义的奶粉?”也有网民质疑澳洲当局“怕”了中国,限购奶粉令是“只许官兵扫货,不准百姓喝奶”。另有人认为事件反映国内奶粉质素差,“连中国军人也要买外国奶粉,这是对中国奶制品多大的讽刺。”

不过,也有网民认为军人手持的纸箱,内里装的未必是奶粉,“或者只是一般的补给物资,只是用印上奶粉品牌的纸箱装着”;甚至有人力撑军人购买奶粉也是人之常情,“军人也有家人,难道他们就不能在澳洲购物吗?”、“按照人均奶粉数量计算,每人买的奶粉算是少之又少!”

事件引起外国媒体报道,有澳洲传媒引述当地居民提出的疑问,认为中国海军或涉非法购买婴儿奶粉。不过有分析指出,根据澳洲的出口管制法,由于“Aptamil 3”奶粉产自德国,并非澳洲制造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应该没有违犯相关法律规定。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1/06/4849908.html
13  Economy / Micro Earnings / scam bullshit on: January 13, 2016, 01:20:27 AM
scam bullshit :


satoshinine

freeoof

coinoof

no withdrawal at all,   go hell !!!
14  Local / 离题万里 / 释放考拉 !!! on: January 12, 2016, 12:24:56 AM
RT ‏@Suyutong  #释放考拉 失踪很久的考拉(赵威)有消息了,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了!中共政权是用纸糊的吗



15  Local / 离题万里 / 公安部:退出中国籍要申请和批准 on: January 11, 2016, 06:34:15 PM
公安部:退出中国籍要申请和批准
2016-01-10 07:14:39
 JustAsked
JustAsked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
给我悄悄话
打印 (被阅读 15500次)
中国大陆公安部关于中国大陆出国人员退出中国国籍的网站是:http://www.mps.gov.cn/n16/n1555903/n1555963/n1556023/n1556143/n1640839/1712147.html



要退出中国大陆国籍的,可以从该网站了解退籍的法律程序包括收费标准和工作时间并下载申请表。

中国国籍法中中国籍自动丧失的一个条款,是对某些特殊情况而设的(如1980年前后印度尼西亚和中国断绝外交关系,“自动丧失”的这一条款给印尼这些难民一个解脱的机会)。但在正常或一般情况下,必须按中国国籍法,通过申请,审批,批准和颁发退籍证书的法律程序。

中国领事馆通过中国护照剪角方式作为出籍方式,无法得到中国法律的承认:中国公安部不承认,中国各级法院和法庭不承认。因此,如果当时人在中国有任何法律纠纷,中国警方和法庭仍然将当事人按中国籍处理。

所以如果要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外国籍,必须按法律程序退出中国籍。在中国警察前或中国法庭上,当时人可以出表示外国护照和中国退籍证书;同时向驻中国的外国领事馆通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警察或中国法庭继续把当事人作为中国公民,那就是中国政府违反国际法,侵犯外国公民主权。

侨办曲解中国国籍法,把中国国籍法中严格的退籍程序以及例外情况处理的法律条款,曲解为 “只要加入外国籍,其中国国籍即自动丧失”的单一政策。 侨办的这个错误政策,在剥夺几百万中国大陆出国的老百姓祖国籍,伤害他们同国家的关系的同时,给数量巨大贪官及家属携巨额赃款逃匿国外大开方便之门。 这些贪官及家属利用各种方式取得美国加拿大等外国籍后,侨办的这个错误政策,用外国护照甚至外国护照的复印件到当地派出所注销户口和身份证,成为单一国籍身份的的外国籍人士,给中国的反贪腐造成巨大困难。 自今年“猎狐行动2014”开始以来,抓回的和回国自首的贪官寥寥无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贪官和掌管赃款的家属已经不是中国国籍。见博客 昦智一《中国籍自动丧失有利于贪官逃匿》一文的分析。http://m./bbs/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014591 因此,中国公安部网重申退籍按国籍法办事必须申请批准。按国籍法,国家干部和军人不准退出中国国籍。其他人可以申请并得到批准后才能退出中国籍。

此规定的网站链接是: http://www.mps.gov.cn/n16/n1555903/n1555963/n1556023/n1556143/n1640839/1712147.html 办理内容:申请退出中国国籍 办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 申请条件: (一)外国人的近亲属; (二)定居在外国的; (三)有其它正当理由的; 申请材料: (1)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复印件; (2)户口薄复印件; (3)与申请退出中国国籍事由相应的证明文件复印件。 办理程序: 一)填写《退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申请表》; (二)提交要求退出中国国籍的书面申请; (三)提交相应证明。 收费标准: 申请费:50元;退籍证书200元 办理期限: (暂无具体规定) 办理单位: 受理国籍退出申请的机关,在国内为当地市、县公安局,在国外为中国外交代表机构和领事机关。退出中国国籍的申请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负责审批。


16  Local / 中文 (Chinese) / 已经解决,谢谢 on: January 11, 2016, 01:52:35 AM
已经解决,谢谢, 我自己想明白啦  Cheesy
17  Local / 山寨币 / 狗币大涨,水龙头在此 on: January 09, 2016, 09:54:37 PM
http://moondoge.co.in/?ref=5ab110d28090

狗币大涨,水龙头在此, 前些天还在30聪左右徘徊,刚才一看已经涨到40聪,今日最高46聪,涨幅14,6%  Grin

http://www.Dogecoincity.org/?r=3862
18  Other / Politics & Society / A German’s Video Likens Mao to Hitler, and China Wants Him Punished on: January 09, 2016, 09:10:27 PM
A German’s Video Likens Mao to Hitler, and China Wants Him Punished

http://www.nytimes.com/2016/01/09/world/asia/china-mao-hitler.html?_r=1



19  Local / 离题万里 / 长平观察:北京禁言到境外? on: January 06, 2016, 10:04:41 AM
长平观察:北京禁言到境外? Sad

铜锣湾书店人员失踪案震惊香港。时评人长平认为,这表明中共将内地宣传要求推及境外。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有一种功能,就是说穿警方为了假装法治千方百计掩饰的黑幕。例如,当警方以经济案件调查艾未未、浦志强等异议人士时,该报连篇累牍揭示其因言获罪。其总编胡锡进甚至在微博替当局承认,"通过性丑闻、偷漏税等整政治对手,这是全世界政府通行的'潜规则'"。

这一次,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位人士失踪案件尚在"调查"之中,该报就发表社评为该书店进行政治定性:"虽然铜锣湾书店存在于香港的环境中,但它实际上就是靠给内地社会捣乱维持生存的","变相插足了内地的事情,损害了内地保持和谐稳定的重大利益"。

在中共的政治版图中,香港被称作"境外"。长期以来,中共的宣传策略是把世界分为"西方"与"中国","境内"与"境外",或者把人类分为"人"与"中国人",声称中国国情特殊,中国人素质不高,不能适应宪政民主、言论自由等普世人权。最近若干事件表明,北京正在放弃这种策略,改而要求全世界都统一遵从中国政治的游戏规则。《环球时报》关于香港铜锣湾书店案的社评,是一个明确的表达。它认为该书店的"罪行" 是出版"禁书","像是要刻意在香港与内地之间拱出一块灰色地带,以挑衅的政治方式为自己谋利",宣称"谁恶意挑动冲突,就有罪于整个国家,也是对香港根本利益的背叛"。

首先应该明白,所谓"禁书"是特指在中国内地禁止出版的书籍。它们被禁,不是因为"造谣",更不是因为观点有悖基本人权价值观。任何政治书籍,在中国内地出版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否则就不能出版。审查的结果是,直接谈论中共领导人的书籍,只剩下虚伪的歌功颂德一类。香港"禁书"为中国言论自由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些试图揭示政治黑幕的书籍,当然会有一些事实不确凿的地方,甚至整个叙述都建立在猜想和推测之上。在言论自由的地方,这些书籍中的某些部分也许不符合出版要求。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些不确和猜测,是因为中共当局对政治类信息的封锁。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无论多么专业的媒体,多么资深的学者,在报道或研究中国、朝鲜等国的政治问题时,都难免出错。




跨境绑架挑战人类政治文明
 
越禁越想知道,这是人类基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所致。更何况,中南海的秘闻远远大过八卦的价值,事关中国人的政治命运和日常生活,也事关整个人类的文明进步。如果因为信息封锁后容易出错就不去报道和研究,那正好符合专制者的利益。因此,专制政府以事实不准确而谴责报道者和研究者,就如同把人关在黑屋子里而谴责他看不清东西一样,是十分荒谬的。

然而,禁了就不能说,在黑屋子里看不清东西就有罪,在中国内地的宣传部门看来,竟是理所当然,很多民众也接受这样的逻辑。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和法国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因为讨论新疆问题被逐、德国人雷克(Christoph Rehage)评价毛泽东被指"犯法"等事件一样,表明中共试图将此逻辑推及全球。

香港特首梁振英称,"内地执法人员如果到香港执法,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不符合《基本法》。"这句话是不正确的。倘若内地人真的到香港强制带走香港公民,那不是"执法",而是绑架。更何况,即便在内地,警察跨省执法,也必须和本地警方打招呼,申请"协助调查"。这种失踪案,连"执法"的伪装都懒得做,那是赤裸裸的黑道行为。当它来自一个位居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的大国时,则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挑战。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http://www.dw.com/zh/%E9%95%BF%E5%B9%B3%E8%A7%82%E5%AF%9F%E5%8C%97%E4%BA%AC%E7%A6%81%E8%A8%80%E5%88%B0%E5%A2%83%E5%A4%96/a-18957682
20  Local / 离题万里 / 德国人雷克称毛泽东是“中国的希特勒”引热议 on: January 06, 2016, 01:02:38 AM
德国人雷克称毛泽东是“中国的希特勒”引热议

http://www.dw.com/zh/%E5%BE%B7%E5%9B%BD%E4%BA%BA%E9%9B%B7%E5%85%8B%E7%A7%B0%E6%AF%9B%E6%B3%BD%E4%B8%9C%E6%98%AF%E4%B8%AD%E5%9B%BD%E7%9A%84%E5%B8%8C%E7%89%B9%E5%8B%92%E5%BC%95%E7%83%AD%E8%AE%AE/a-18954152


德国人雷克近日在微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他将毛泽东比喻为独裁者希特勒,此一说法引起中国媒体及部分网民的不满。雷克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再次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微博上经常有犀利辛辣发言的德国人雷克(Christoph Rehage)近日因为一则将毛泽东比作希特勒的视频而引起中国媒体及部分网民的批评。事情的起因是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时,中国演员王宝强发布了一则微博写道,"祝伟大的毛爷爷生日快乐。每次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我都会去天安门,面对着你立过誓今天都已实现,三磕头跪拜"。雷克随后在网上发表视频,形容王宝强"恶心"、"没文化"、"没水平",并批评该则微博是宣传"毛左思想"、"反人类思想"和"纳粹思想"。他称毛泽东是"中国的希特勒","用洗脑的方式控制中国人","弄死了几千万个同胞"。王宝强目前已删除相关微博。雷克发表的视频至今还在新浪微博上被转载。
连日来,微博上出现许多批评雷克"哗众取宠"的评论,但也不乏支持者赞赏雷克的发言。网民"新路有痕"质疑:"一个外国人为何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开樽待月"写道:"不容亵渎领袖,驱逐雷克"。另一位网民"beringstrait"则问道:"雷克也被封了,今天打算重走mao时代?mao fans的后台硬了。中国什么时候超越猴群政治?"




学者称雷克行为违法

中国媒体青年网12月30日引述了学术界专家称,雷克"主观恶意评价毛泽东"已构成违法。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青年网采访时表示,雷克形容毛泽东是"中国的希特勒",并指其"弄死几千万个同胞"的言论不是对历史的客观还原,而是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不仅扰社会公共秩序,违反法律,而且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朱巍还指出,尽管雷克身在德国,但其行为的网络效应发生在中国,所以仍适用于中国法律,雷克的言论明显违反了2014年8月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微信十条"。

雷克周五(1月1日)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不以为然地说,应该就事论事,不认为批评毛泽东就等同于伤害中国人情感。"中国人是中国人,毛泽东是毛泽东,毛泽东代表不了任何事,他就是自己。我认为如果把毛泽东等于中国,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不希望德国的政客代表整个德国,你就不能批评他、骂他或讽刺他了。"

雷克对德国之声透露,他的新浪微博帐号其实已在去年七八月间被封,最新的这段视频是在Youtube上发表,起初只有数千点击量,经由网民转载才出现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他直言批评道:"中国政府在联合国面前说中国互联网是自由开放的,却把Youtube、脸书、谷歌、推特、《纽约时报》等媒体都隔在墙外,还出了防火长城。我在那些本来中国人都看不了的媒体上发我的东西,请问我违反了什么中国法律?" 他还表示,欢迎所谓的法律专家们到德国来抓他。

雷克同时还质疑,中国政府大可直接将微博上的相关视频"和谐"掉,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删除,反而将其观点推得更大。"如果你真的不想百姓看到毛泽东的黑暗面,那就把它和谐掉就行了,不要再提它。但是青年网却不断写文章,你到底是挺毛还是反毛?如果是反毛我也很高兴的。中国如果不处理毛泽东问题是没有希望的。"



"任何比较都有缺点"


在被问及为何身为德国人,却以德国民众和媒体都避免谈及的希特勒与毛泽东比较时,雷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指出,德国人一般不会特别轻易拿奥斯威辛集中营与任何事作比较,总觉得奥斯威辛代表的是对犹太人、吉普赛人、同性恋、社会者、共产主义者的灭绝政策,"这种以官僚的方式很冷血地消灭其它民族,这是为何德国人对希特勒和奥斯威辛特别敏感的原因。我们怕的是希特勒的受害者不舒服"。

曾经在慕尼黑大学攻读历史和汉学的雷克表示,他虽不敢自称专家,但是对历史有基本了解。"任何历史事件、人物,不可能完全等量地比较,你可以为了说一个点比较,但是你要清楚所有的比较都有缺点"。

"我自己认为,从弄死的人数,毛泽东比希特勒要多得多,希特勒几百万,毛泽东几千万。但从我的角度,我认为希特勒是故意的,是有安排、有计划地种族消灭,这是他的战略,他是有意识形态的基础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认为毛泽东不是以目的为主地把这些人杀了,而是因为自己蠢。毛泽东是一个会耍人,有小聪明,会玩党内斗争,但是他没有半点战略,没有对政治的把握或对社会的意识,他并不聪明……但希特勒弄死了那么多人,毛泽东弄死了那么多人,结果是一样的。我觉得毛泽东没有希特勒那个脑子,没有希特勒那么坏,但是他的角色还是差不多的。"

"我还是会在国外说我想说的话,就像毛泽东是中国的希特勒,你也可以说希特勒是德国的毛泽东,这句话我依然会坚持。"



"没有变脸,只是他们比想象中更傻"
雷克过去在新浪微博上的昵称为"雷克小流氓",拥有80多万粉丝。后来他将昵称去掉了"小流氓",还推出了"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系列,以嬉笑讥讽的语气针砭中国时事及热门话题。一篇题为"对亵渎'亮剑'是最好震慑"的评论便批评雷克,伪装成"自干五"获得舆论影响力后立即变脸,以公开诋毁英雄人物的方式进行无底线炒作,博取关注度。该文形容雷克"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越发肆无忌惮","妄图凭借亵渎开国领袖的极端言论成为'网红',牟取名利" 。

对此,雷克回应道,他一直反对毛泽东,但由于直接的评论常遭受网民攻击,于是扮演起"自干五"以自我保护。"如果他们觉得那个角色是我的真实面目,而我后来变脸了,那我只能说他们比我想象的还要傻。"

雷克目前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只剩下腾讯微博的帐号还未被封,他每隔一两日会写些"无关痛痒"的话语,算是向朋友们报平安,自己也不知道何时该帐号会被封。但雷克表示,未来只要有时间还是会继续在脸书、推特上关注中国话题。

"你让我在墙内闭嘴,这个不说明我在墙外不可以玩得很活跃。"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Sponsored by , a Bitcoin-accepting VPN.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19 | SMF © 2006-2009, Simple Machines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